[人文通史] “浣衣皇后”王满堂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50
12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3:21:19
王满堂被人称为“浣衣皇后”,浣衣就是洗衣的意思,她在浣衣局洗过衣服是事实,而做皇后却一直未名正言顺过,可以说是一个有实而无名的皇后。当然,若说到她曾经堂堂正正地受封为“大顺平定皇后”,却又是另一回事,名为皇后,实际上不过是个山寨王的压寨夫人。王满堂的一生倒是和皇后这个名号扯上了不少关系。

  王满堂是明代正德年间霸州的著名美人,那时候妇道谨严,一般的女子都受着“三从四德”的规矩束缚,尤其是未婚的闺女,必须是“笑莫露齿,话莫高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锁在深闺,幽幽寂寂。王满堂却是个独出一格的叛逆者,当然,这也与她父亲的思想有关。王父是个专替人写状纸、打官司的讼师,虽说地位不高,却也见多识广,靠着一支利笔和一张巧嘴,也挣了不少财产,因三教九流的人物接触多了,思想就比较开放。王家就满堂这么个独生女儿,别人家的女孩儿不受重视,一生下来,只随便叫个“花儿”、“丫头”之类的小名,待出嫁后,就随了夫姓,成为“某某氏”;而王父却看重自己的女儿,一生下来,就一本正经地翻字典、测字,给她取了个响当当的大名——“满堂”,还颇有几分男孩子的气势。王满堂长大后,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模样儿俏丽,性格活泼浪漫,尤其是那双大眼睛,滴溜溜地似能说话。谁看了都忘不了。王家对满堂十分娇纵,从不用“妇德”、“妇容”之类的条条框框来约束她,任她自由自在地进出嬉戏,快快乐乐地生活成长。所以霸州城里人人都知道王家有个与众不同的姑娘,正统的人贬她为“野姑娘”、“疯丫头”,赞赏她的则夸她“真够味”、“俏美人”,王满堂则不管人们怎么说,依然我行我素。她虽然大方开朗,但并不放荡,所到之处,总给人一种火一般热烈,和她天生的美貌和随和的性格配合在一起,确实够得上是一个迷人的美女。

  明武宗朱厚照十五岁登基做皇帝,到二十出头时,与皇太后产生不同政见,皇太后暗令皇后对他严加管束;明武宗郁怒之下,索性避开宫中后妃,搬到特建的“豹房”中居住。所谓“豹房”原本是为了皇帝自己安身而设;里面养着雄狮、猛虎、花豹等野兽,以防外人加害。按武宗的初衷,豹房中不设女眷,连侍候日常起居都由太监担当,他找来一些名士高人讲学论道,以期提高自己的见识和能力。可日子一长,正年轻气盛的武宗就有些憋不住了,好色之性复发,于是下令各州府进选美女,充实豹房。

  选到豹房里来的佳丽,并不象到后宫中那样有名种名号,在这里充其量不过是武宗的玩物,想不想封名号,还要看他到时候是否高兴。然而,诏令下到各地方之后,经地方官们一加工,就说是武宗选妃,顿时在各地掀起了选美高潮。

  选美使臣来到了霸州,稍一打听,就得知了“霸州美人”王满堂的名声,召来一看,确实还算俏丽可爱,于是就选中了她。王满堂一家得到这个消息后还十分高兴,认为她这一去京城,做了皇帝的妃子,无疑是飞上了高枝作凤凰,从此家门荣耀,富贵无边。

  王满堂本是个十分开朗的姑娘,她不象别的女孩那样,初离家门远嫁总要哭哭啼啼,倒是满心欢喜地跟着使臣进京去了。一路上还盘算着到时怎样取悦于皇帝,或许能搏得个贵妃之类的封号。

  待王满堂到京城时,各地应选的美女也纷纷云集到了豹房,一时间,豹房中莺莺燕燕,美女如云,让人目不暇接。小小豹房自然容纳不了这么多的丽人。武宗只好花中挑花,选了十几个特别出色的留在豹房中供他享用,其他的则一概遣送回乡。王满堂虽在霸州是出类拔萃的美人,可毕竟天外有天,待全国的美女集合到一块,她并不显得特别夺目,加上她这时才十五六岁年纪,毕竟还是个没开开的花蕾朵,芳艳自然比不过那些鲜花正放的女人,因而也在落选之列。

  进京时她曾是满怀着希望和憧憬,家中也为她而荣耀;谁知到头来都是空喜一场,如今只能灰尘溜溜地回家,她心中充满着凄凉。途中夜宿驿馆时,她做了一个梦,梦中见到一位头环金光、身着金衣的仙人,告诉她说,将有个名叫赵万兴的人来聘她,此人贵不可言,千万不可错过。梦醒之后,王满堂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她不再为此番的落选而难过,认定自己终将与贵人相伴。贵人到底贵到什么程度呢?既然是贵不可言,那莫非就是皇帝了?这样一想,她兴奋难抑,恨不得插翅飞回家中,好等着那个叫赵万兴的贵人出现。“赵万兴,赵万兴。”她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

  回到家后,父母见女儿落选而归,先是有几分不快;王满堂神密地把她在驿站得到的那个梦告诉了父母,两位老人也觉得定有天命,只是时机未到,心情很快转好。

  王父有个好友是个和尚,到王家串门时,得知满堂落选一事,便好意宽慰王父说:“不必伤心,我见你家屋顶有紫气盘绕,不久当有喜事临门!”和尚本是随口宽王父的心,谁知王父却当了真,连忙把女儿在驿馆得梦的情形和盘托出,和尚听得津津有味。

  和尚并不以为王满堂的梦就有什么神验,只觉得有趣,便又不经意地告诉给了他的另一位朋友——道士段长。哪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段长是个颇有心计的年轻道士,平日里就听说过王满堂的艳名,早已垂涎三尺,一听说这段故事,他顿时计上心头。

  两天后,段长经过一番准备,化装成一个远地而来的过客,在黄昏时叩响了王家的院门,请求借宿一夜。王家房子宽敝,见来人文质彬彬,相貌端正,不象有歹心,王父便把他让进院来,一番客套后,来客自我介绍说叫赵万兴。一听这名字,王父心头一震,只说让客人稍候,自己转身跑进屋去告诉女儿和妻子,说是有贵人光临。经王父一说,王家母女也心情激动不已,连忙上上下下忙碌起,殷勤地款待这位自称为赵万兴的不速之客。

  段长暗暗窃喜,却狡猾地不露声色,第二天一早还装模作样地要告辞王家去赶路。王家三口慌了神,忙设法挽留。王母东扯西拉,直说今日不吉利,不宜行路;又说天将下雨,不便出门,总之,又留下客人住了一天。第三、第四天,又把第二天的戏重演一遍,这样下来,段长便在王家住了好几天。

  这几天里,王家人密切观察,认为这位客人不但仪表堂堂,而且头脑灵活,能言善道,处事得体,确有贵人之兆。于是,第八天的时候,王父亲自出马,动用三寸不烂之舌。说出要将女儿许配给客人的心意。王家主动许婚,段长不禁心花怒放,然而又故作镇定,矜持了一阵,才勉强答应下来。不久,王家便为两位年轻人操办了隆重的婚事。

  段长是个野心极大的人,得到了岳家的财产和美艳如花的妻子后,他又生出新的奢望,一心想循着王满堂的那个美梦,真正成为一个贵人。一番深思熟虑后。他开始实施他的梦想,首先,他托了昔日作道士时的一些同道友人,四处散播王满堂的那个奇梦。道士的话是很容易蛊惑人心的,很快,市井中议论纷纷,都说王满堂生就是皇后命,而她的夫婿“赵万兴”无疑就是将来的贵人,跟着他干,往后一定能获得荣华富贵。

  如此这般,段长以“赵万兴”的名义成了家喻户晓的神奇人物,一批市井少年主动地投到他的门下,地方乡绅也纷纷支持他,大家都想跟着贵人沾点光,将来贵人得了天下,自己也能捞个一官半职什么的。渐渐地,段长手下已结聚了一大批人马,霸州城中行事不便,他便仿照古代起事者的惯例,把人拉到附近的深山密林里,建立起一个山寨,并不断扩允发展,准备相机行事。

  他们在山中也发展起了武装组织,因有乡绅们资助,他们不必象一般山匪那样抢掠财物;因为自觉力量还不足,所以也还没有象起义军那样攻占城镇。这批人结聚山中,似乎更象一个秘密的宗教组织。但是,段长并没有放弃他的贵人梦,他命手下的人在山中用茅草盖起了宫殿,把他们占领的那个山头自夸成一个王国,他自己则成了皇帝,并用了“大顺平定”的年号。同时,又封了随同上山的妻子王满堂为“大顺平定皇后”,还设了左右丞相、文武大臣,每逢三、六、九日,在茅草大殿上接受群臣的朝贺,并象模象样地研讨军国大事。王满堂这个自认为有皇后命的“霸州美人”,便这样做了个山中皇后,其实,充其量不过是个压塞夫人罢了。

  段长的王国在山中自成一体,虽是有帝有后、有臣有相,但并没威胁到大明王朝的安危。然而,消息传到京城时,明武宗还是很不高兴,堂堂大明的天下,居然还有人敢称王称帝,岂不是有忤君之嫌吗?于是下令当地官员派兵进山征剿。好在段长的武装力量十分有限,当地官兵轻而易举就把他的王国捣平,并活捉了“皇帝”、“皇后”和众“臣相”。官兵在山中搜查时,看到茅草搭成的宫殿,自制的龙袍凤披,不禁哑然失笑,这哪里能成造反的气候,不是如儿戏一般吗!

  虽是闹剧一场,但因涉及到忤君犯上之罪,地方官不敢擅自断案,便把段长、王满堂、山中众臣相等一千人犯解押到京城。明武帝在了解了全部案情后,除了感到好笑外,却又节外生枝,对王满堂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由武帝为之作出了判诀:段长及主要谋犯因逆君谋反之罪处死;其他附庸者因不明真象,属于盲从,不予追究责任;主犯之妻王满堂没入宫中。

  所谓将王满堂没入宫中,武宗本意是想将她收到豹房中,以满足他的好奇之心;谁知刑部官员在执行诏令时,误解了武宗的意思,以为把王满堂以罪犯之妻的身份设入宫中,是要让她到宫中充当奴婢,以示惩罚,于是把她分派到宫中的浣衣局,做洗衣女姐去了。

  武宗等了几天,没见到王满堂,经过追问,才了解到情况,便下令将王满堂由浣衣局调到了豹房来侍候自己。

  当年武宗选美时是见过王满堂的,但那时的她还只是一只没有成熟的青果,杂在众美女中间,不足以吸引武宗的目光;如今的王满堂,经过了几年的风吹雨打,已经长成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鲜艳欲滴,芳香诱人,大大勾起了武宗的胃口。而王满堂本来是个非常开朗的女性,当初嫁给“赵万兴”,只为慕他的贵人之命,现在骗局揭穿,她便也不怎么太为丈夫的死而伤心。既然武宗又回过头来看中了自己,那可是真正的幸运降临,这下恐怕要做上真正的皇后!这样一想,便在武宗面前,极尽娇媚风骚之能事,把个武宗述得神魂颠倒。

  这时候,明武宗刚从江南游历归京,途中染病,本应该调养休息一段时间;可一下子又得了个千娇百媚,令人振奋的王满堂,让他怎么安静得下来,连夜里缠绵芙蓉帐里,颠鸾倒风,直弄得他精疲力竭。

  温存于床第之间时,明武宗曾多次戏称王满堂为皇后,并发誓将来要改立她为后;可这个诺言还没有来得及付诸实践,在王满堂进入豹房不到一月的一个春夜里,明武宗便在王满堂的酥怀中一命呜呼了!

  武宗崩逝后,明世宗继位入主明宫。世宗派人清理豹房时,发现王满堂是个没有任何名份的女人,再进一步调查,又在浣衣局的名册中发现了她的名字,于是仍把她送回了浣衣局为奴,大家背地里就谑称她为“浣衣皇后”。

  可怜王满堂这个“霸州美人”,作了半辈子的皇后梦,最后却终于只能做一个“浣衣皇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