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通史] 北宋大文豪欧阳修:人格魅力超强 长相却不敢恭维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50
12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3:17:47
欧阳修是北宋宰相,唐宋八大家之一,还是北宋文坛盟主。他的家是个高朋满座的“沙龙”,一大批才华横溢的饱学之士经常在这里高谈阔论把酒论诗。华灯把厅堂照耀得如同白昼,酒杯和酒令交互错杂相映成辉--成语“觥筹交错”由此而来。
86f106493dd535245097450640f704f1.jpg
描述:现存的欧阳修真实画像




欧阳修出生在一个显赫的大家族,但传到欧阳修的祖父时家道已经衰落。欧阳修4岁时父亲病故,生活无着,母亲只好带他到湖北投奔叔父。母亲教子很严,叔父是个小官,家境也不富裕,甚至不能给欧阳修母子提供学习用的纸笔。母亲就带着欧阳修来到一条小河边,就地取材,用荻草作笔,在松软的沙地上完成欧阳修的启蒙教育,一笔一画写出一个大写的“人”字--“荻草学书”从此流传下来。



宋仁宗天圣七年(1029年),22岁的欧阳修随准岳父胥偃来到京师汴梁(今开封),连考四场,三场第一。他一出场就是一个“白鹤亮翅”,冠盖京华。但性格决定命运,他的仕途并不通达,为北宋政府“工作”40余年,几度贬谪,却丝毫没有影响他成为一代文学宗师。

欧阳修一生著作颇丰,撰有《新五代史》、《新唐书》。他创立了应用文概念,开拓性构筑了应用文理论的大体框架,主张应用文以实用为主。

他的诗、词、赋、散文都很美,被贬滁州后写出了千古不朽的《醉翁亭记》,“环滁皆山也”,这些山在仕途上和人的心中是画地为牢的屏障,在文学家眼里却是突出“林壑尤美”、“蔚然深秀”的画框。醉心秀美的山水和自己营造的悠然心境中,欧阳修乐而忘忧。

他是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人,被召回京城后,利用自己的声望举荐奖掖大批文学新人,让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些人中有王安石、曾巩、苏轼父子。在举荐苏轼时有好心人说:“怕是十年之后世人只知道苏轼,不知道先生了。”欧阳修淡然一笑,高贵洒脱、大家风范的胸襟气度可见一斑。千百年来,通文墨的人不但知道苏大学士,更敬重欧阳修。

1876e54eab610f6264fd9e30658de486.jpg
描述:族谱中的欧阳修画像




但欧阳修的长相却实在令人不敢恭维--高度近视,还长了两个外露的兔牙;又低又瘦,面色很差。他出道时皇帝接见他,被皇后看到了,皇后皱起眉头说没见过这么丑的人。就连风流宰相晏殊见了他也说他的长相和他清新典雅的文字大相径庭,不十分待见欧阳修。

不过还是有人慧眼识珠,透过现象看本质,为他的智慧和美好的心灵所倾倒。欧阳修先后娶的三个老婆个个如花似玉,系出名门。欧阳修过65岁生日时,当年的门生都已 功 成 名就,文学上更是与老师比肩。他们都赶过来祝老师生日快乐。一位美女“粉丝”一边殷勤把盏一边说:“先生写'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 与 月',既然不关风月,那和什么有关呢?”欧阳修反问:“我笑起来的样子很难看吗?”“不难看,先生的魅力指数在座的都比不上。”智慧豁达无私善良的男人才是最可爱的人。一年之后,欧阳修去世,享年66岁,安葬在新郑。




附录

欧阳修(1007~1072年),字永叔,自号醉翁,晚年号六一居士,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汉族,吉安永丰(今属江西)人,自称庐陵人(例:《醉翁亭记》最后一句),因吉州原属庐陵郡,出生于绵州(今四川绵阳),北宋时期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和诗人。与唐韩愈、柳宗元、宋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

仁宗时,累擢知制诰、翰林学士;英宗,官至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神宗朝,迁兵部尚书,以太子少师致仕。卒谥文忠。其于政治和文学方面都主张革新,既是范仲淹庆历新政的支持者,也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领导者。又喜奖掖后进,苏轼兄弟及曾巩、王安石皆出其门下。创作实绩亦灿然可观,诗、词、散文均为一时之冠。散文说理畅达,抒情委婉;诗风与散文近似,重气势而能流畅自然;其词深婉清丽,承袭南唐余风。

98b161ce248da06a44b9541d686c1495.jpg
描述:欧阳修手稿



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为《集古录》。有《欧阳文忠公文集》。诗歌《踏莎行》。并著作著名的《醉翁亭记》。

欧阳修死后葬于开封新郑(今河南新郑),新郑市辛店镇欧阳寺村现有欧阳修陵园,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另今绵阳南郊亦有其祠堂,名曰六一堂。本文选其《朋党论》、《五代史伶官传序》、《醉翁亭记》、《秋声赋》、《祭石曼卿文》、《卖油翁》六篇;选其词《采桑子(群芳过后西湖好)》、《诉衷情(清晨帘幕卷秋霜)》、《踏莎行(候馆残梅)》、《生查子(去年元夜时)》、《朝中措(平山栏槛倚晴空)》、《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六首;先其诗《戏答元珍》和《画眉鸟》二首。


【欧阳修墓】
  欧阳修死后葬于河南新郑(今郑州新郑),新郑市辛店镇在县城西13公里欧阳寺村现有欧阳修陵园,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该园环境优美,北依岗阜,丘陵起伏,南临沟壑,溪流淙淙。陵园肃穆,碑石林立,古柏参天,一片郁郁葱葱,雨后初晴,阳光普照,雾气升腾,如烟似雨,景色壮观,故有“欧坟烟雨”美称,为新郑古代八景之一。

欧阳修纪念馆
8b567eded431904a06cd3bf70de08954.jpg
描述:欧阳修纪念馆




  欧阳修纪念馆欧阳修纪念馆建在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山上。欧阳修在“庆历新政”失败后被贬滁州,其间他写下千古名篇《醉翁亭记》,这成为琅琊山文化底蕴的精髓。为了纪念欧阳修,滁州市政府从上个世纪60年代筹建纪念馆之初,就征集到郭沫若先生的亲笔题名。在新落成的纪念馆内,陈列着重塑的欧阳修雕像以及欧公生平所画的30幅画。欧阳修纪念馆目前已正式对外开放。


【六一居士】
  ‘六一’为:藏书一万卷;金石遗文一千卷;酒一壶;棋一局;琴一张;翁一人。



【欧阳修词集】
  
33284b4c38a59e079b755a6ed0d14d09.jpg
描述:img1.jpg






  蝶恋花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玉楼春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踏莎行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栏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
  
    浪淘沙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蝶恋花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了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里无寻处.


  玉楼春
  樽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阳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
  少年游
  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
  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与离魂,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


  临江仙
  池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畔有堕钗横



  蝶恋花
  面旋落花风荡漾,柳重烟深,雪絮飞来往.雨后轻寒犹未放,春愁酒病成惆怅.
  枕畔屏山围碧浪,翠被花灯,夜夜空相向.寂寞起来褰绣幌,月明正在梨花上.


  采桑子
  轻舟短棹西湖好,绿水逶迤,芳草长堤,隐隐笙歌处处随.
  无风水面琉璃滑,不觉船移,微动涟漪,惊起沙禽掠岸飞


  采桑子
  春深雨过西湖好,百卉争妍,蝶乱蜂喧,晴日催花暖欲然.
  兰桡画舸悠悠去,疑是神仙,返照波间,水阔风高扬管弦.


  采桑子
  平生为爱西湖好,来拥朱轮,富贵浮云,俯仰流年二十春.
  归来恰似辽东鹤,城郭人民,触目皆新,谁识当年旧主人.


  阮郎归
  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
  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帘幕垂,秋千慵困解罗衣,画梁双燕栖.


  南歌子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去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临江仙
  记得金銮同唱第,春风上国繁华,如今薄宦老天涯,十年歧路,空负曲江花.
  闻说阆山通阆苑,楼高不见君家,孤城寒日等闲斜,离愁难尽,红树远连霞
.
 

  鹤冲天
  梅谢粉,柳拖金,香满旧园林.养花天气半晴阴,花好却愁深.
  花无数,愁无数,花好却愁春去.戴花持酒祝东风,千万莫匆匆. 


  长相思
  苹满溪,柳绕堤,相送行人溪水西,回时陇月低.
  烟霏霏,风凄凄,重倚朱门听马嘶,寒鸥相对飞.


  长相思
  花似伊,柳似伊,花柳青春人别离,低头双泪垂.
  长江东,长江西,两岸鸳鸯两处飞,相逢知几时.


  浣溪沙
  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绿杨楼外出秋千.
  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摧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樽前.


  诉衷情
  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朝中措
  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樽前看取衰翁.

  
        浪淘沙
  今日北池游,漾漾轻舟,波光潋滟柳条柔,如此春来又春去,白了人头.
  好妓好歌喉,不醉难休,劝君满满酌金瓯,纵使花时常病酒,也是风流.


  渔家傲
  荷叶田田青照水,孤舟挽在花阴底.昨夜萧萧疏雨坠,愁不寐,朝来又觉西风起.
  雨摆风摇金蕊碎,合欢枝上香房翠.莲子与人常厮类,无好意,年年苦在中心里.
 

  减字木兰花
  伤怀离抱。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意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
  扁舟岸侧。枫叶荻花秋索索。细想前欢。须著人间比梦间。
  

    生查子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阮郎归
  刘郎何日是来时。无心云胜伊。行云犹解傍山飞,郎行去不归。
  强匀画,又芳菲。春深轻薄衣。花无语伴相思,阴阴月上时。


  蝶恋花
  帘幕东风寒料峭,雪里香梅,先报春来早。红蜡枝头双燕小,金刀剪彩呈纤巧。
  旋暖金炉薰蕙藻。酒入横波,困不禁烦恼。绣被五更春睡好,罗帏不觉纱窗晓。




  蝶恋花
  面旋落花风荡漾。柳重烟深,雪絮飞来往。雨后轻寒犹未放,春愁酒病成惆怅。
  枕畔屏山围碧浪,翠被华灯,夜夜空相向。寂寞起来褰绣幌,月明正在犁花上。


  蝶恋花
  帘幕风轻双语燕,午后醒来,柳絮飞撩乱。心事一春犹未见,红英落尽青苔院。
  百尺朱楼闲倚遍,薄雨浓云,抵死遮人面。羌管不须吹别怨,无肠更为新声断。


  蝶恋花
  欲过清明烟雨细。小槛临窗,点点残花坠。梁燕语多惊晓睡,银屏一半堆香被。
  新风风光如旧风,所恨征轮,渐渐迢递。纵有远情难写寄,保妨解有相思泪。


  蝶恋花
  画阁归来春又晚,燕子双飞,柳软桃花浅。细雨满天风满院,愁眉敛尽无人见。
  独倚阑干心绪乱,芳草芊绵,尚忆江南岸。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


  渔家傲
  残春一夜狂风雨,断送红飞花落树。人心花意待留春,春色无情容易去。
  高楼把酒愁独语,借问春归何处所。暮云空阔不知音,惟有绿杨芳草路。


  雨中花
  千古都门行路,能使离歌声苦。送尽行人,花残春晚,又到君东去。
  醉藉落花吹暖絮,多少曲堤芳树。且携手留连,良辰美景,留作相思处。


  洞天春
  莺啼绿树声早,槛外残红未扫。露点真珠遍芳草,正帘帏清晓。
  秋千宅院悄悄,又是清明过了。燕蝶轻狂,柳丝撩乱,春心多少。


  清平乐
  小庭春老,碧砌红萱草。长忆小阑闲共绕,携手绿丛含笑。
  别来音信全无,旧期前事堪猜。门掩日斜人静,落花愁点青苔。


  南乡子
  雨后斜阳,细细风来细细香。风定波平花映水,休藏。照出轻盈半面妆。
  路隔秋江,莲子深深隐翠房。意在莲心无问处,难忘。泪裛红腮不记行。


  少年游
  去年秋晚此园中,携手玩芳丛。拈花嗅蕊,恼烟撩雾,拚醉倚西风。
  今年重对芳丛处,追往事,又成空。敲遍阑干,向人无语,惆怅满枝红。


  一落索
  小桃风撼香红碎,满帘笼花气。看花何事却成愁,悄不会,春风意。
  窗在梧桐叶底,更黄昏雨细。枕前前事上心来,独自个,怎生睡?


  圣无忧
  珠帘卷,暮云愁。垂杨暗锁青楼,烟雨蒙蒙如画,轻风吹旋收。
  香断锦屏新别,人闲玉簟初秋。多少旧欢新恨,书杳杳、梦悠悠。


  锦香囊
  一寸相思无著处,甚夜长相度。灯花前、几转寒更,桐叶上、数声秋雨。
  真个此心终难负,况少年情绪。已交共、春茧缠绵,终不学、钿筝移柱。


  摸鱼儿
  卷绣帘、梧桐秋院落,一霎雨添新绿。对小池闲立残妆浅,向晚水纹如縠。凝远目,恨人去寂  寂,凤枕孤难宿。倚阑不足,看燕拂风帘,蝶露草,两两长相逐。
  双眉促,可惜年华婉娩,西风初弄庭菊。况伊家年少,多情未已难拘束。那堪更趁凉景,追寻    。佳期过尽,但不说归来,多应忘了,云屏去时祝。


  踏莎行慢
  独自上孤舟,倚危樯目断。难成暮雨,更朝云散。凉劲残叶乱,新月照,澄波浅。
  今夜里,厌厌离绪难销遣。
  强来就枕,灯残漏水,合相思眼。分明梦见如花面。依前是、旧庭院。新月照,罗幕挂,珠帘卷。渐向晓,脉然睡觉如天远。



  丰乐亭记

  修既治滁之明年①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远。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顾②而乐之。于是疏泉凿石,辟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

  滁于五代干戈之际,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尝以周师破李景兵十五万于清流山下,生擒其皇甫晖、姚凤于滁东门之外,遂以平滁。修尝考其山川,按③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求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也,盖天下之平久矣。

  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所在为敌国者,何可胜④数?及⑤宋受天命,圣人出而四海一。向之凭恃险阻,铲削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欲问其事,而遗老尽矣!今滁介江淮之间,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养生息,涵煦⑥于百年之深也。

  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⑦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因为本⑧其山川,道⑨其风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夫宣⑩上恩德以与民共乐,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亭焉。

  醉翁亭记
91a9669c83809a9774c2d1d0cb4dcc3c.jpg
描述:欧阳修名作《醉翁亭记》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起坐而喧哗者,众宾欢也。苍颜白发,颓然乎其间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