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通史] 一段情要埋藏多少年———记苏轼与发妻王弗一往情深的坚持 ...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732
22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3:16:47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就是苏轼著名词作《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还记得初次读它,就被苏轼的“不思量,自难忘”深深感动。词中苏轼含悲带泪,字字真情,将满腔思念倾注于笔端,让人至今都无法忘记初读时的那种辛酸遗憾的感觉。近日又翻看了东方龙吟先生的《万古风流苏东坡》和《解读苏东坡。女性情感》更是深深被苏轼与王弗的爱情所打动,并为他们的无法相守而万分感叹,以至思绪久久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安妮说:“每个男人的最初,都会有一个樱花般的女子,飘落在生命里”,却注定颓败。。。。。。而王弗,究竟是怎样的一位奇女子?有与苏轼同吟“唤鱼池”的心灵默契,有“幕后听言”的贤惠精明,有红袖添香的聪敏才智。。。。。。从十六岁到二十七岁,一个女子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她都默默献给了她最敬爱的丈夫,伴他宦海沉浮,为他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家庭港湾。难怪苏询会在她亡故以后告戒苏轼:“妇从汝于艰难,不可忘也!”更叮嘱将她葬在婆婆程夫人的旁边,足见对她的怜爱与肯定。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贤惠至极的女子,却偏偏红颜薄命,年仅二十七岁便因病故去了,留给苏轼以无尽的思念与悲痛。

可是,也令很多人不解的是:在面对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时,苏轼写给她的词作却屈指可数,仅二三首而已,而写给侍妾朝云的词作,却不下二十首。这难道真的是因为对她感情太平淡了才如此的吗?其实,在我看来,正是因为对王弗的爱太深了,丧妻的悲痛太深了,所以在爱妻逝世后,苏轼可以违抗圣命,悲亡妻三年不作诗赋,大音希声,却始终写不出一首诗词来奠念她和他们的爱。正所谓情到多时情转薄,恨到浓时无从说,像苏轼这样平日以诗文为言辞的人,到这个时候反而无声了。无声的悼念,比有声的更为沉痛!“相思已经令人缠绵入骨,黯然消魂,而不敢相思又是一种什么滋味?多情自古空余恨。如果已经不能多情,也不敢多情,纵然情深入骨,也只有将那一份情深埋在骨里,让这一份情烂在骨里,死在骨里,那又是怎样的滋味?!”也许苏轼多年来在诗词上对王弗的空白,恰恰证明了他对她至深的爱。。。。。直到乙卯正月二十日王弗入梦,苏轼堆积压抑了十年的情感再也无法隐藏,他一蹴而就,写下了令铁石心肠之人都为之甘肠寸断的《江城子》,这差点埋藏了近千年的爱情,终于因为这一首小词,而不致被埋没。

王弗逝后,进士及第的苏轼早已官至六品,名气也颇大,续娶官宦之女根本不成问题,但是他却偏偏娶了一名村姑———王闰之,而她,又恰恰是王弗的堂妹,这难道不是为王弗的孩子苏迈着想和对王弗的另一种怀念吗?就连其后苏轼炽爱的朝云,从苏轼的一句`“半年眉绿未曾开”和同样用梅花来吟咏她们,就不难感觉到,朝云在某种程度上有又何尝不是王弗的再现和扩展呢?

在王弗的墓旁,苏轼“手植青松三万栽”这有需要多少的耐力与心血啊?三万棵松树融入了多少苏轼的血和泪,情与恨?也许他就是想要他亲手植种的这些松树代替他静静守侯在爱妻的身边啊!晚年苏轼决定定居常州时,更是让人不远万里从家乡眉州移植了一棵酷似梅树的铁海棠种在自己的书房前,以便每日出门都能看到,这其中的深意,有有几人领会得来呢?那棵铁海棠正是他的爱妻王弗的象征啊!诚如安意如所言:“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有机会看见灯火阑珊处等候的那个人。于是,只能在回忆里众里寻她千百度。相爱亦如造梦,死去的或者离开的,梦醒不醒都万事皆休。活着的,留在梦境里走不出来的那个人才是最痛苦的。被回忆留下来回忆两个人的一切。。。。。。”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后来苏轼对于王闰之醇厚的情感和对王朝云的炽热的爱恋。但我想,在他内心最深处,最最依恋,最最不舍的,还是那个端庄秀美的青神女子——王弗吧!

此外,苏轼在其千古名篇《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感慨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年轻有为的周瑜,又何尝没有苏轼自己的影子呢?遥想王弗初嫁时,他也曾多么的意气风发,潇洒得意。而自从王弗故后,他迅速的衰老了,不复少年的倔强与狂傲,词中却多出了许多的“华发”“衰”“老”。。。。。。

每个人抛不开放不下忘不掉的一个人,一些往事,总是藏在了记忆最深处。不愿去触摸,也不愿向任何人说起,因为每一次的触动,都是又一次刻骨铭心的伤痛。苏轼一生豪迈,有“拣尽寒枝不肯栖”的狂傲,有“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而惟有面对爱妻时,他内心最深处的柔情才肯展露,“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写尽多少心中的情与痛?“小轩窗,正梳妆”又唱尽多少回忆和遗憾?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俱往矣,真正的爱或许是无法用任何言语来表达的。只企盼若有来生,苏轼能与他至爱的妻子王弗好好的厮守一生,再续未了情!

“流血的创口  
总有复合的盼望  
而在心中永不肯痊愈的  
是那不流血的创伤  

多情应笑我 千年来  
早生的岂只是华发  
岁月已洒下天罗地网  
无法逃脱的  
是你的痛苦 和  
我的忧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