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通史] 『历代系列美女』之江采萍-『完整』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50
11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3:14:40


『梅妃生平』

      江采苹是唐代著名的宫廷舞蹈家,她出生在医药之家,从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能歌善舞,吟诗作对,可谓才女。唐玄宗时,江采苹被选入宫,由于其舞技出众,尤善跳《惊鸿舞》,如飞鸟展翅,轻飘如仙,深得玄宗宠爱。由于江采苹非常喜爱梅花,玄宗赐名为“梅妃”。
  
      杨玉环入宫后,专宠后宫,梅妃也被冷落,冬日,唐玄宗在赏雪之际看到满枝梅花,想起梅妃,就命人给她送去一斗珍珠,梅妃断然拒绝,并作诗倾诉自己孤寂哀怨的情绪:“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唐玄宗看后,心中愧疚,便命人配曲演唱,后成为名满一时的歌曲《一斛珠》。  

      安史之乱,唐玄宗仅带着杨玉环出逃,后杨玉环在马嵬坡上吊,收复长安后,唐玄宗回到宫中,又想起梅妃,命人寻找,却踪迹俱无。一日,有人献上一幅梅妃翩舞的画像,尤现当年《惊鸿舞》之风采,玄宗思痛不已,作《题梅妃画真》一首: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霜绡虽似当年态,争奈娇波不顾人”。据说梅妃在安禄山杀入长安后,死于乱刀之下;又有一说是她逃出宫中隐僻他乡度过了后半生。

以下是详细内容。

『梅妃身世』
  
        梅花,以其清雅脱俗、孤傲高洁,曾受到无数文人雅士的钟爱和赞赏。吟梅颂梅的
  

        诗词也无以数计,但要说到真正的知梅嗜梅,并将梅品溶入自己灵魂的,莫过于唐玄宗宠爱一时的梅妃江采苹了。
  

        江采苹是福建莆田珍珠村人,出生于唐玄宗先天元年,父亲江仲逊是一位饱读诗书又极赋情趣的秀才,且精通医道,悬壶济世,是当地一位颇有名望的儒医。江家家境富足,只生有江采苹一人,却并不因为她是个女孩、断了江家香火而不悦,反而倍加珍爱,视为掌上明珠。早在江采苹初解人事时,不知是什么契机而爱梅如狂,深解女儿性情的江仲逊不惜重金,追寻各种梅树种满了自家的房前屋后。深冬临春的时节,满院的梅花竞相开放,玉蕊琼花缀满枝丫,暗香浮动,冷艳袭人,仿佛一个冰清玉洁、超脱凡尘的神仙世界。幼小的江采苹徜徉在梅花丛中,时而出神凝视,时而闻目闻香,日日夜夜陶醉在梅花的天地中,不知寒冷,不知疲倦。在梅花的熏染下渐渐长大的江采苹,品性中深深烙下了梅的气节,气度高雅娴静,性格坚贞不屈,刚中有柔,美中有善;配上她渐渐出落得秀丽雅致的容貌、苗条颀长的身段,仿佛就是一株亭亭玉立的梅树。


  
        生长在书香门第,她父亲又极赏识她的颖慧,自小就教她读书识字、吟诵诗文,江仲逊曾向友人夸口道:“吾虽女子,当以此为志:“唐朝时期人们思想较为开放,加之江仲逊是一位开明秀才,因此,对女儿寄予如此重望是不足为怪的。江采苹确实不享父望,九岁就能背诵大本的诗文;及笄之年,已能写一手清丽俊逸的好文章,曾有“萧兰”、“梨园”、“梅亭”、“丛桂”、“凤笛”、“破杯”、“剪刀”、“绮窗”等八篇赋文,在当地广为人们传诵和称道。除诗文外,江采苹对棋、琴、书、画无所不通,尤其擅吹奏极为清越动人的白玉笛、表演轻盈灵捷的惊鸿舞,是一位才貌双全的绝世女子。
  因此,远近的年轻人都感叹道:“不知谁家儿郎有此福气,能够娶得江采苹为妻,真是三生有幸啊!”
  最终这朵惹人爱慕的梅花落到谁家园中了呢?这有福气的儿郎不是别人,正是风流豪迈一世的当朝皇帝唐玄宗。
  

『身处遥远南国的江采苹为什么会进入皇宫为妃呢?这得从高力士替唐玄宗选美说起。』
  

        当时正值玄宗开元盛世,才识盖世的唐玄宗李隆基治国有方,国家兴盛,四海承平,内有贤相,外有名将,一派昌荣之景;志满意得的唐玄宗渐渐开始追求享乐,优游宫苑,享受声色犬马之乐。于是扩建宫室、创设梨园、广征美女、巡幸狩猎,无不穷奢极欲,极尽铺张豪华之能事。岁月在安乐中飞快地流逝,朝廷名相姚崇、宋璟,及得力大臣张说、王琚等相继谢世,接着韩休、张九龄等素为唐玄宗所敬畏的大臣也先后告老还乡。一时朝中得力之臣锐减,唐玄宗似乎失去了可以自如挥洒的臂膀,不由地产生了萧瑟垂暮之感,曾豪壮一时的他也不得不感叹岁月的无奈。紧接着,深受玄宗宠爱的武惠妃因产后血虚突然离开了人世,这一打击对唐玄宗而言,绝不亚于失去众贤臣;别看唐玄宗是一个位极至尊的雄杰人物,却极重儿女之情,虽有后宫佳丽数千人,却对武惠妃情有独钟,心灵最深层的爱系挂在武惠妃身上。武惠妃的卒亡使唐玄宗不胜悲痛,曾一度失去了对儿女之情的兴致,焚烧了宫中的珠玉锦绣,放出宫女数千人,自己则沉湎于往日的追忆之中,日见衰萎。面对唐玄宗的景况,玄宗的心腹宦官,曾经屡参机要政事、迭建奇功、倍受重用的高力士,不免忧心忡忡,担心玄宗从此一蹶不振;于是,力劝唐玄宗征选天下绝色多情美女,借以改变目前枯寂的心境。
  

        唐玄宗被高力士劝说得动了心思,但他认为,如果按惯例由各郡、州、县推选美女。
  

        选出的不过是些庸脂俗粉而已,于是改由高力士亲自出马,选人在精不在多,而且要在秘密中进行,不必惊扰地方官府,就这样,高力士领了密旨,轻车简从秘密出京,从汉江顺流向东,经江汉、广陵、钱塘而至闽地,各处明察暗访,着力搜寻,却终无满意的人。到了闽地后,一日在茶楼品茶,实际上也是为了探听一些社会上的风闻。突然听到一群儒雅的年轻茶客提到江采苹,众口一致地称赞她才貌无双、知书达礼、性情温婉、清秀脱俗;高力士心中不由暗喜,想到:“这正是皇上此刻最需要的女人啊!”
  

        于是,高力士来到珍珠村,暗中观察了江采苹好几天,认定果然是一个清丽绝世的女子。他接着以宫廷特使的身份来到江家,表明来意,江家自然也只有应承的份。于是以重礼相聘,携江采苹回来长安。到长安时,正值梅花盛开,高力士早已探知江采苹性喜梅花,人品又可与梅花比洁,为了使人与花相得益彰,他特意在梅林深处安排下酒宴,请唐玄宗临视江采苹。唐玄宗龙驾停在梅林旁,徒步进入梅林,凉风微拂,清香袭面,玉凿冰雕般的梅花映入眼帘。困郁已久的他感觉到一丝怡人的清新。待见到江采苹,只见她淡妆素裹,含羞低眉,亭亭立在一株盛开的白梅下,人花相映,美人如梅,梅如美人,煞是清雅宜人,唐玄宗顿时心喜,积郁为之烟消云散。在美人的陪侍下,唐玄宗开怀畅饮,江采苹言语文雅,性情温柔,使唐玄宗感到一种温馨的抚慰,对她产生了深切的爱怜之意。待问到江采苹擅长何艺时,采苹回禀能吹笛。于是命人取来白玉笛,朱唇轻启,吹出一段《梅花落》,笛声清越婉转,吹笛人仪态万方,四周的梅树随着笛音不时撒落几许花瓣,唐玄宗仿佛置身于琼楼玉宇,不知是天上、还是人间。随后,江采苹又奉旨表演了一段惊鸿舞,身影轻如飘雪,衣带舞如白云,使得唐玄宗不知不觉地又进入了另一个幽雅灵逸的世界。从此,唐玄宗对江采苹爱如至宝,大加宠幸,封其为梅妃,命人给她所住宫中种满各式梅树,并亲笔题写院中楼台为“梅阁”、花间小亭为“梅亭”。
  

        后宫佳丽虽多,唐玄宗自此不复他顾。
  

        唐玄宗是个重感情的人,对兄弟十分友爱,宋王成器,申王成义,是玄宗之兄;歧王范、薛王丛是玄宗之弟。玄宗即位之初,时常长枕大被与兄弟同寝,不时设宴与兄弟同乐,还曾在殿中设五帏,与各王分处其中,谈诗论赋,弹奏丝竹,议谋国事,相处得十分融洽。唐玄宗获得梅妃后,迫不及待地想介绍给他的诸位兄弟,于是特设一宴招待诸王,席间他得意地向兄弟们称道:“这是梅妃,朕常称其为梅精,能吹白玉笛、作惊鸿舞,今宴诸王,妃子可试舞一曲。”
  

        梅妃先是吹奏白玉笛一曲,笛音曲折婉转,引人神驰。宋王成器也善吹笛,歧王范善弹琵琶,玄宗更是妙解音律,五位兄弟都十分领会梅妃笛声的神韵。笛声刚落,梅妃又翩翩起舞,漫舞轻廻,如惊鸿般轻盈,如落梅般飘逸,五人又看得如痴如醉。
  

        舞罢,唐玄宗命人取出珍藏的美酒“瑞露珍”,让梅妃用金盏遍斟诸王,当时薛王已醉,恍惚中被梅妃的仪态迷住,一时神魂颠倒,竟然伸出脚来,在桌下勾住梅妃的纤足纠缠不放。梅妃竭力保持镇静,不动声色使力争脱,转身躲入梅阁不肯再出来。玄宗发觉后问道:“梅妃为何不辞而去?”左右答称:“娘娘珠鞋脱缀,缀好就来!”等了一会,不见出来,玄宗再次宣召,梅妃派人出来答复说:“娘娘突然胸腹作痛,不能起身应召。”没有梅妃助兴,这一夜的兄弟宴乐也就到此结束了。
  

        娴淑识体的梅妃并没有把薛王调戏她的事张扬出来。但是薛王第二日早晨酒醒,想起昨夜宴席上的荒唐行为,不禁大为惊惧,于是袒肉跪行来到宫中,向玄宗请罪,羞愧地说:“蒙皇上赐宴,不胜酒力,误触皇嫂珠履,臣本无心,罪该万死!”唐玄宗宽容道:“汝既无心,朕也就不予追究。”事后,玄宗回后宫问起梅妃,梅妃情知薛王是酒后失态,所以不愿意让玄宗知道,担心影响兄弟之情,玄宗问她时,她还竭力否认。见她如此顾虑皇家骨肉之情,大度地息事宁人,唐玄宗对她不由得又产生了一种既爱且敬的心意。
  

      又一个霜冷梅开的日子,一同踏雪尝梅的唐玄宗对梅妃说:“久闻爱妃才高,入宫前所作八赋,翰林诸臣无不赞叹称绝,卿既然酷爱梅花,何不即景作一梅花诗?”梅妃谦和地答道:“贱妾乡野陋质,怎能有大雅之作,谨以咏梅花小诗一首,聊为陛下佐酒。”随即信口吟出:
  一枝疏影素,独抗严霜冷;
  早晚散幽香,香飘十里长。

  

      吟完,玄宗正要夸赞,忽然内臣报岭南刺史韦应物。苏州刺史刘禹锡求见,这两位都是当时著名的诗人、儒官,因听说梅妃爱梅,又能吟诗作赋,心生敬慕,特挑选了当地的奇梅百品。星夜兼程,送到长安晋献。梅妃和玄宗都十分高兴,命人植在梅妃院中,重赏了韦应物和刘禹锡,并把梅妃所写咏梅诗赐予二人品尝,两位大家读后赞道:“果然诗如其人,是仙中女子呀!”
  

      这天雪霁初晴,玄宗与梅妃在梅阁临窗赏梅弈棋。梅妃自小精于棋道,两人对弈,玄宗屡屡败北,因而颇有些不悦。善解人意的梅妃起身笑道:“此为雕虫小技,误胜陛下,请不要放在心上;陛下心系四海,力在治国,贱妾哪里能与陛下争胜负呢!”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玄宗也就为之心中释然了,暗暗为梅妃的贤淑达理而欣慰。

『与楊貴妃的后宮“爭鬥”』

      梅妃受玄宗专宠达十年之久,这期间,梅妃以自己的品性和贤德影响着唐玄宗,使玄宗以德治国,整个国家继续保持着开元盛世的强盛。开元二十八年,唐玄宗在骊山行宫遇到了自己的儿媳、寿王妃杨玉环,一下子被她的美艳和娇媚所迷惑,从此再也不能放下,至天宝四年八月,终于册立杨玉环为贵妃。自从杨玉环进宫后梅妃在玄宗心目中的地位逐渐降低,杨贵妃与梅妃成了并立于玄宗后宫的两株奇葩,如果说梅妃象一株清雅高洁的梅花,杨玉环则以其丰腴娇艳取胜,宛如一株艳丽富贵的牡丹,两人一瘦一肥,一雅一媚、一静一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时已过花甲之年的唐玄宗,十几年面对孤芳自赏、淡雅润静的梅妃,不免有些意兴阑珊;而突然出现的杨贵妃,不但丰满性感的体态充满了逼人的诱感,还有她那热烈的情感、媚人的眉目、活泼的性格,就象一团炽热的烈火熏灼着已近暮年又不甘衰老的唐玄宗,深深地吸引着原本充满活力的玄宗。于是杨贵妃与梅妃开始了后宫中的明争暗斗。
  

        杨贵妃接受册封后不久的一天,梅妃写了一首诗送给玄宗,诗云:
  撇却巫山下楚云,南宫一夜玉楼春;
  冰肌月貌谁能似,锦绣江天半为君。

  

        诗中表面上赞叹杨贵妃的美貌,其实际上是在讽刺她从寿王府中转入皇宫,迷惑皇帝,耽误朝政,并讥嘲她如月般的痴肥。
  

        这首诗被杨贵妃看到后,报以一声冷笑,随即取一锦笺,也写下了对梅妃的评价:
  美艳何曾减却春,梅花雪里减清真;
  总教借得春风草,不与凡花斗色新。

  

        唐玄宗为她的诗鼓掌称好,梅妃却深知诗中的含意是说她瘦弱不堪,而且也受宠得过头了,那能与新春的鲜花争奇斗妍呢!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里,唐玄宗的感情重心已由梅妃转到了杨贵妃,梅妃日渐感受到了冷落。然而,性情泼辣的杨贵妃并不就此罢休,时时在玄宗面前数落梅妃的种种不是。终于让梅妃被迫迁入上阳东官,过着形同冷宫的凄清岁月。
  

        杨贵妃象一团火,撩拔着唐玄宗的情欲,使他为之心惑神迷。而且杨贵妃还招来了她的大姐韩国夫人、三姐虢国夫人以及八姐秦国夫人,她们简直就是四株奇香异花,环绕在唐玄宗四周,粉白黛绿,奇幻万千,使得垂垂老矣的玄宗感受到了一种新鲜而强烈的刺激,终日与她们周旋嬉闹,无暇顾及朝政,更没有精力来管上阳东宫的梅妃了。
  

        然而,过度的香艳又让人思念淡雅的好处。唐玄宗虽然有一段很长时间不曾与梅妃见面,但是每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她的淡妆倩影和贞静悠们的神态来,特别是风晨雨夕和雪飘梅开的时候,常常泛起一股似水柔情与刻骨相思。
  

      又是梅花绽放的季节,唐玄宗漫步梅园,睹花思人,心中暗生一丝悲凉,这天晚上借口身体不适,没去杨贵妃宫中,独宿在翠华西阁。夜深人静,梅妃淡雅的身影象一阵清风似的拂入他的心头,于是密遣一贴身小太监。用梨园戏马到上阳东宫驮梅妃前来叙旧。见到略带惊慌的小太监,梅妃有些吃惊地问道;“既然是陛下宠召,为何要深夜暗中而来?”小太监嗫嚅地回答:“想必是担心贵妃娘娘知道。”梅妃对此大惑不解,心想:“堂堂一国之君,为何如此怕那个肥婆?”
  

        虽然梅妃觉得心中窝囊,但又不忍玄宗久等,还是梳洗打扮了一番,乘马来到了翠华西阁。两人一见,恍惚觉得分别了一个世纪,梅妃更见消瘦而益显清雅,玄宗也比过去略显苍老,一双旧日鸳鸯又相拥在一处了。玄宗轻怜蜜爱,梅妃关切知人,说不尽地缠绵悱恻,不知不觉就相拥坐谈到了金鸡报晓。朦胧的晨光中,阁前突然闪现出金步摇翠,紧随着一阵环佩叮哈,内侍惊报:“贵妃娘娘已到阁前,如何是好?”
  

        唐玄宗闻报一阵惊慌,连忙穿衣起身,抱着梅妃,把她藏到屋内夹墙中。杨贵妃不待宣召,推门而入,劈头问玄宗:“梅精在何处?”玄宗假装若无其事地回答:“不是在上阳东宫吗?”杨贵妃接着狡黠地说:“何不宣来,我们一同到骊山温泉享乐一番!”玄宗不知如何对付了,只好支支晤晤,最后索性装聋作哑。然而一惯骄泼的杨贵妃决不善罢干休,柳眉倒竖,停然大怒道:“肴核狼藉,御榻下有妇人金钗,枕边留有余香,这夜是何人为陛下侍寝,欢睡到日出还不视朝,陛下可去面见群臣,妾在这里等陛下回来。”
  

        唐玄宗见她如此放肆,有些恼羞成怒,拉上锦被面朝床里又故意睡去,悻悻地说:“今日身体不适,不能视朝!”杨贵妃眼看事情闹僵;拿出看家本领,装痴卖娇,哭闹了一番,然后愤愤地回娘家去了。玄宗心里不乐,暗想:“堂堂一个位极至尊、富有四海的大唐天子,竟然受制于一个泼辣的小妒妇,可悲可叹!”
  

      此时,梅妃心里也是这么想:“皇帝召幸妃子,原本是名正言顺的事,何苦深夜密召,现在又躲躲藏藏,象是犯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罪过,究竟是怕什么呢!真的要是当面锣、对面鼓地闹开了。又能怎么样呢?”然而,她这位英武绝伦的皇帝丈夫,居然这样惊慌失措,可见对杨氏惧怕已深,实在让她又怜又恨。杨贵妃走后,唐玄宗和梅妃都觉得兴味索然,玄宗翻身睡去;梅妃在小太监的护送下,匆匆返回冷寂的上阳东宫。
  

      玄宗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身边不见了梅妃,一问才知是小太监把她送走了,一股无名的怨气猛然迸发出来,怒气冲冲地命人将小太监推出斩首。可怜这个尚未成年的小太监,在杨贵妃与梅妃的爱情争夺战中,莫名其妙地成了牺牲品。
  

      也许有人会说:“杨贵妃赌气回了娘家,正好把机会留给了梅妃,她可以借机重振旗鼓,把唐玄宗的心又拉回自己身边啊!”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一来是自从杨玉环进宫后,杨家姊妹纷纷得宠,杨玉环虽然暂时离开,另外三个姊妹还是会把唐玄宗紧紧抓住的;二来是这些年唐玄宗的感情重心,已转到杨贵妃身上,并不是能说变就变的;三是梅妃天生们雅贞静的性格,在爱情上不善于主动进攻,因此也就一任良机在眼前溜走了。
  

        梅妃独居上阳东宫,整日无精打采,郁郁寡欢。这天黄昏,忽闻岭南有驿使到来,梅妃猛然精神一振,以为是象往日上一样,岭南刺史万里迢迢呈献梅树。但久久不见有人来上阳东宫禀告,经打听才知,是呈献荔枝给杨贵妃享用的,因杨贵妃嗜食荔枝,所以岭南派人以竹筒盛着新摘的荔枝,快马飞骑火速送到长安。昨日送梅今送荔,前思后想,怎不叫梅妃黯然神伤,身世浮沉,方知人情冷暖,今非昔比,梅妃不由得泪满衣襟。杨贵妃回娘家不久,唐玄宗不堪思今,派特使把她接回宫中,这次送来的荔枝,也是特地为给她消气的。
  

        冬尽春回,翠率楼上一片花团锦簇,唐玄宗正在这里召见远道前来进贡的扶桑国使者。贡品中有许多晶莹绚丽的珊瑚与珍珠,看得唐玄宗眼花镜乱,这时忽然想到了梅妃,又已是许久不曾顾及她了,于是命左右密封一斛珍珠赐给梅妃,是旧情难忘,也是一种怜悯和补偿的心意。梅妃此时已是心冷至极,突然见到赐品,委屈与怨恨同时涌上心头,连同涌上的还有她清高孤傲的品性,竟然冒着忤旨之险,断然拒绝接受赐品,把珍珠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同时附上诗一首:
  柳叶蛾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湿红绡;
  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玄宗见诗怅然不乐,杨贵妃在一旁则添油加醋,说了许多风凉话。玄宗对此百般感慨,觉得诗意幽怨,情意颇深,于是让梨园子弟谱上乐曲,在宫中演唱,名叫“一斛珠”, 后世的“一斛珠”曲牌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春去秋来,梅妃在上阳东宫已经度过了十年寂寞岁月,常常对花临月,悲叹流光易逝、青春不再,她不知道玄宗的心目中,是否还有她梅妃的一丝影迹。一天,她特地把高力士找来询问,高力士劝慰道:“皇帝绝对忘不了梅妃,只是碍着贵妃娘娘的面,无可奈何罢了!”既然皇帝旧情不忘,于是梅妃心中又萌生了一线希望,慎重地对高力士说:“我听说汉代陈皇后遭冷落后,幽居在长门宫,曾以千金买通司马相如,为她作了‘长门赋’献给汉武帝,武帝见赋动情,陈皇后因而又重受恩宠。今天难道就没有象司马相如那样的才子吗?我也不惜千金,请您为我找一位这样的才子,作赋以感动皇上可以吗?”
  

        在这场爱情的争夺战中,杨贵妃那一方是人多势众,风头正盛;而梅妃这边则人单势薄,眼看已败下阵来。俗话说:“树倒猢狲散”,虽然梅妃是高力士一手选拨出来的,但在梅妃失势的时候,他也不愿再站在梅妃一边而得罪贵妃娘娘。碍着情面,高力士不便拒绝,因而顺水推舟地说:“一时之间,没有合适的人选,娘娘文才绝世,远胜汉代陈皇后,为何不自作一赋献给皇帝呢?”
  

        梅妃觉得他说得在理,求人不如求已,自己心中确实埋着许多感慨需要陈述,干是微笑点头,回房中苦苦构思,写成一篇“楼东赋”:
  玉监尘生,风整香殄;懒蝉鬓之巧梳,闭缕衣之轻练。苦寂寞子恵宫,但注思手
  兰殿;信标梅之尽落,隔长门而不见。况乃花心飓恨,柳眼弄愁,暖风习习,春鸟啾啾。
  楼上黄昏兮,听风吹而回首;碧云日暮兮,对素月而凝眸。温泉不到,忆拾翠之旧事;闲庭深闭,嗟青鸟之信修。缅失太液清波,水光荡浮;笙歌赏宴,陪从宸游,奏舞鸾之妙曲,乘画益之仙母。君情缱绻,深叙绸缪;誓山海而长在,似日月而靡休。何期嫉色庸庸,妒心冲冲,夺我之爱幸,斥我手幽宫。思旧欢而不得,相梦著乎朦胧;度花朝与月夕,慵独对乎春风。欲相如之奏赋,夺世才之不工;属然吟之未竟,已响动手疏钟;空长叹而掩袂,步踌躇乎楼东。
  

        赋写成后,梅妃又用心誊正,派人送给唐玄宗。唐玄宗看完“楼东赋”,回忆起如烟的往事,嗟叹良久,更想起梅妃的许多好处,不由地对她心有愧意,连续几天愁眉不舒。杨贵妃知道这件事后,竟气愤地奏称:“梅精江采苹,竟敢惜赋宣泄不满,惹怒陛下,实应赐死!”玄宗颇不耐烦地说:“她无聊作赋,用来抒发心中积郁,通篇毫无谎言狂语,怎么能赐死?”
  

        梅妃苦心经营的“楼东赋”,原本已触动了玄宗的爱怜之心,但经杨贵妃的一搅和,也就没有什么实际效果了。梅妃在上阳东宫企盼着“楼东赋”给他带来些命运的转机,但终究象是石投大海,只是开头时泛起些轻微的涟漪,并没有产生预期的震撼效应。

『傳說中的結局』

      接着,“安史之乱”暴发了,唐玄宗携杨贵妃逃往西南,仓猝之中没有来得及带走上阳东宫的梅妃。后长安陷落,城中一片兵荒马乱,梅妃孤苦无依;既害怕又怨恨,她思量:“昔日曾蒙皇上恩宠,今天虽被抛弃,但也不可辜负君恩,如果不死,必定会被赋寇糟踏。”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本就已对前途失去信心的她,决定自己把自己送向生命的终点。于是,她取了一束白绫,挂在楼前一株古梅树上,然后慢慢把头伸进结好的套中,准备在自己喜爱了一生的梅树上结束自己的一生。就在她气息将绝的时候,突然冲进了一位白衣女子,一身短靠,手持一柄长剑,斩断白绫,救下梅妃,用白驴把她载到了白云山中的小蓬瀛修真观。
 
 
        后来,杨贵妃被逼死在马嵬坡,军队重振,平息了战乱,收复了京城。这里,唐肃宗早已在灵武即位,玄宗被尊为太上皇,从蜀中返回长安后,闲居在兴庆宫中。英武一世的唐玄宗,已真正进入了暮年,再也无需操心政事,基本上靠回忆打发时光,在往事的追忆中,他最多的就是思念杨贵妃和梅妃。
  

        杨贵妃已无缘再见,而梅妃下落不明。高力士从一个擅长绘画的旧臣手中求得一幅梅妃画像,神情酷似,献给玄宗聊慰思念之情。玄宗见画后,沉默良久,一阵长叹后,提笔在画上题下一首七绝:
  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懒御得天真;
  霜绱虽似当年态,争奈秋波不顾人。

题完后掷笔泪下,回想当年那些繁华似锦的日子,爱妃相伴,情意绵绵;而今却形单影只地蜗居在兴庆宫中,受尽了孤独寂寞的煎熬。失去的太多,处处都使他触目伤情。饱尝失意的他,这时才体会出梅妃冷落在上阳东宫的十余年,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啊!后来有人探来消息,说动乱之中梅妃曾被人救走,应该还活在世上。这消息对唐玄宗而言,就象久处幽暗之中突然射进一线光明,他精神为之一振,随即下诏全国:有知梅妃下落者,立即奏报,必予重赏;有护送来京的,奖予六品官,赐钱百万。并且调遣手下不少人四处探寻。几经周折,最后广平王探得了梅妃的消息,并获得了梅妃的一封亲笔信,信是写给玄宗的,信中历述避乱始末,并满含深情地写道:“残喘余生,朝夕之间与梅同落,若陛下不忘旧情,让我重见君颜,有如落花重缀枝头,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伏候圣诏。”
  

        玄宗读信后感怀涕零,迫不及待地在信上批示道:“让她速返宸家,勿复徒悲清夜;缅怀旧情,共话新曲。”广平王奉诏派遣香车宝马、内监宫女,隆重地迎接梅妃入宫。在兴庆宫中二人相见,梅妃哭拜在地上久久不起,劫后重逢,悲喜交集,情不自禁;玄宗好言抚慰,一边劝梅妃,一边自己也泣不成声。一曲人间的悲喜剧,此时已演到了高潮。见礼之后,梅妃想依旧回到上阳东宫,玄宗揽住她说:“向来疏远了梅卿,心中殊感不忍,故有珍珠投赠,并非无情;今当重叙旧好,怎么能离开我呢?”梅妃于是留在兴庆宫中,与玄宗重温鸳梦,情深意长。两人相伴赏梅吟月、对弈鼓琴,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岁月,对中间十余年的事,两人都尽量避而不谈。当时京城中流传着这样的民谚;“梅花已逐东风散,梅萼偏能留晚香。”说的就是杨贵妃红极一时之后,终在马鬼坡香消玉陨;梅妃则在受尽冷落后,在兴庆宫又重新伴君得宠。
  

        可惜这样的好景不长,梅妃在战乱流离中拖垮了原本虚弱的身体,回宫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因偶感风寒,体弱无法治愈,最终酿成重疾,半月之后悄悄离开了人世。唐玄宗得梅妃而复失,大哭失声,哽咽地对高力士诉说:“梅妃与朕就象再世姻缘,今又先我而去,命运为何如此悲惨啊?”他用贵妃的礼节厚葬了梅妃,又命人在她的墓地四周种满各种梅树,并亲手为她写下悼文;妃之容兮,如花斯新;妃之德兮,如玉斯温。余不忘妃,而寄意于物兮,如珠斯珍;妃不负余,而几丧其身兮,如石斯贞。妃今舍余而去兮,身似梅而飘零;余今舍妃而寂处兮,心如结以牵萦。
  

        梅妃江采苹的一生都与梅紧紧联系在一起,不但爱梅,而且将梅的品性溶入了自己的精神,其清雅高洁,不是俗人所能比拟的。在与杨贵妃的爱情争夺战中,她虽然一时屈居下风,但她那种淡雅的风格永远都不会从多情皇帝唐玄宗的心海中抹掉,不论杨贵妃怎样的香艳浓烈,总也掩不住梅花那一缕幽幽的清香。

『歷史上的結局』

        安禄山叛乱,唐玄宗来不及带上失宠的梅妃江采萍就出逃了。不久,长安城陷,梅妃死于乱兵之手。唐玄宗自蜀归长安后,求得梅妃画像,并满怀伤痛亲题七绝一首。后来在温泉池畔梅树下发现梅妃尸体,胁下有刀痕,唐玄宗以妃礼改葬。

                                                  《题梅妃画真》李隆基
  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霜绡虽似当时态,争奈娇波不顾人。

  
        一代丽人才女将梅品的清雅脱俗、孤傲高洁融入了灵魂,到头来遭遇却是如此不幸。



『總結』

        江采萍,唐玄宗的梅精。《全唐詩》中记载:“玉阶生寒,珠泪盈眶。我念我皇,今夜,欢歌燕舞,可千万千万,别梦寒。”

        杨玉环绝世美人,在历史上完全掩盖了梅妃江采萍的风采才情。爱牡丹宋爱,江采萍是生错了时代的绝世佳人,只能傍着一树梅花拣敛风姿。女人最哀痛的不是生得不美,而是在最美时无人欣赏。

『能与霓裳羽衣麯媲美的舞蹈』

        江采苹癖爱梅花,所居之处遍植梅树,每当梅花盛开时,赏花恋花,留连忘返,唐玄宗戏名曰梅妃。梅妃不仅以美貌受宠,更以表演《惊鸿舞》得到乐舞行家唐玄宗的专宠。唐玄宗曾当着诸王面称赞梅妃“吹白玉笛,作《惊鸿舞》,一座光辉”。
      
        据王克芬《梅妃与〈惊鸿舞〉》一文考证,《惊鸿舞》可能有描绘鸿雁飞翔的动作和姿态,这种模拟飞禽的舞蹈,在我国有深远的传统,相传原始社会时期的“凤凰来仪,百兽率舞”中的“凤凰来仪”,当是人模拟鸟类动作的舞蹈;战国青铜器上有人扮鸟形的舞蹈图像;汉代百戏中有扮大雀而舞的记载;汉画像石中也有人扮鸟形舞蹈的画面,这些舞蹈大都穿着笨重的鸟形服饰道具,舞蹈起来很不方便。而梅妃的《惊鸿舞》可能着重于用写意手法,通过舞蹈动作表现鸿雁在空中翱翔的优美形象。


『梅妃诗词』

          梅妃江采萍是大唐王朝有名的才女妃子,也是唐玄宗李隆基时期为数不多的才女妃子,相传她写了《箫》、《兰》、《梨园》、《梅花》、《凤笛、《玻杯》、《剪刀》、《绚窗》八篇文赋。其最有名的诗作莫过于选入了《全唐诗》的那一篇《谢赐珍珠》。


                                                   《谢赐珍珠》江采萍

  桂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此外还有《谢赐珍珠》的起因——《楼东赋》

  玉鉴尘生,凤奁杳殄。 懒蝉鬓之巧梳,闲缕衣之轻练。 苦寂寞于蕙宫,但疑思乎兰殿。 信标落之梅花,隔长门而不见。 况乃花心飏恨,柳眼弄愁,暖风习习,春鸟啾啾。 楼上黄昏兮,听风吹而回首; 碧云日暮兮,对素月而凝眸。 温泉不到,忆拾翠之旧游;长门深闭,嗟青鸾之信修. 忆昔太液清波,水光荡浮,笙歌赏宴,陪从宸旒。 奏舞鸾之妙曲,乘画之仙舟。 君情缱绻,深叙绸缪。 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亡休。 奈何嫉色庸庸,妒气冲冲,夺我之爱幸,斥我于幽宫。 思旧欢之莫得,想梦著乎朦胧。 度花朝与月夕,羞懒对乎春风。 欲相如之奏赋,奈世才之不工。 属愁吟之未尽,已响动乎疏钟, 空长叹而掩袂,踌躇步于楼东 。




可参看资料:安意如《人生若隻如初見》。
          87年前涉著作历史小说《梅妃》,中国青年出版社和《全唐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