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通史] 历史上真实孙权之妹嫁给刘备之后的凄凉遭遇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50
18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3:13:04
    [人物小传]:孙夫人,三国诸侯孙权之妹,名字未载。刘备定荆州时,孙权对其十分畏惮,于是进妹予刘备为夫人。


   [君子心语]:孙夫人的悲剧,是小女儿情结挂上政治的色彩,所以看似强悍的她,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看不穿
       本来不想写孙夫人,因为三国的故事家喻户晓,反而不好找突破口。只是一时心动,开始翻她的资料,突然一声长叹。

       孙夫人穿梭在那个权谋交错的时代,周转于野心与利益之间,被利用、被谋夺、被防备、被设计,直至投水殉情而亡。而所谓女中豪杰如她,其实不过是个单纯想爱的女人。政治,让女人走开。

       故事从什么开始呢?有些东西本来跟她不相干,作为江东郡主,大哥孙策是名动一时的英雄豪杰,二哥孙权是一代霸主,天之娇女,自幼尚武,无忧无虑。孙夫人本来是应该快活的,但是因为一个地方,命运转轴开始发生改变。

        公元208年,“夏,六月,罢三公官,复置丞相、御史大夫。癸巳,以曹操为丞相”(《资治通鉴·卷六十五》)。同年七月,曹操南击刘表。适刘表病亡,表两子琮、琦为争夺嗣位而翻脸,刘琮率众降操,使操唾手而得荆州。

        刘琮降操后,寄住刘表篱下的刘备乘机收表部卒,“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备……比到当阳,众十余万人,辎重数千两”。接着,诸葛亮单舟过江会见孙权,以超人才智“舌战群儒”,终于引发名垂青史的赤壁之战。赤壁之战后,刘备上表推荐刘琦为荆州刺史,又南征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都归附了刘备。公元209年,“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资治通鉴·卷六十五》)。

        刘备占领了荆州,而荆州对于孙吴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荆州与国邻接,江山险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

       她这辈子毁在这个地方。


       一个蓝天白云的上午,她正练剑归来,听到一个消息,要嫁人了。哥哥做主要把她嫁给皇帝的叔叔,一个叫刘备的人。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眼睛里起了层迷茫。女孩子终归要嫁人的,可是,她没见过他,小女孩子家心情,未免对未来的老公涌起了憧憬与幻想。她悄悄向侍女与江东兵将打听,终于知道她的夫君,是天下英雄。

        自小看惯了戎马生涯,身边亦皆江东才俊,自是要“非天下英雄”不嫁的。她心里暗暗感激,哥哥果然对她情深义重,顺从了她的心意,嫁的是天下有名的英雄人物。虽然老了点,但是她想,英雄终归就是英雄。

        可事实呢?《资治通鉴·卷六十五》上这样记载:“权稍畏之,进妹固好。”荆州是江东必争之地,刘备在孙权的眼里,不过是眼里的一颗钉子,出于笼络、出于畏惧、出于权益,孙权才将妹妹许于刘备,妹妹不过是他争夺荆州的一粒棋子。

       正史如此记载,文史作品《三国演义》亦然。过了数日,细作回报:“荆州城中扬起布幡做好事,城外别建新坟,军士各挂孝。瑜惊问曰:‘没了甚人?’细作曰:‘刘玄德没了甘夫人,即日安排殡葬。’瑜谓鲁肃曰:‘吾计成矣:使刘备束手就缚,荆州反掌可得!’肃曰:‘计将安出?’瑜曰:‘刘备丧妻,必将续娶。主公有一妹,极其刚勇,侍婢数百,居常带刀,房中军器摆列遍满,虽男子不及。我今上书主公,教人去荆州为媒,说刘备来入赘。赚到南徐,妻子不能勾得,幽囚在狱中,却使人去讨荆州换刘备。等他交割了荆州城池,我别有主意。于子敬身上,须无事也。’鲁肃拜谢。……肃曰:‘周都督有书呈在此,说用此计,可得荆州。’权看毕,点头暗喜。(《三国演义·五十三回》)”不论哪个版本,孙夫人的婚姻都是一场交易,虽然贵为江东郡主,掌上明珠,看似风光一时,其实也不过是男人们交易的一个筹码。

       但是孙夫人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十几年戎马,让她看到了铁血刀剑,却从来没有看透政治。这注定了她的悲剧。活在男人们的权谋时代里,却从来没有穿透过男人们的思维世界。

做得错

      某种程度上,男人考虑问题更多从现实与社会出发,女性则多于从人性角度。当国太知道自己女儿被当成计策里的筹码时,大怒而骂周瑜:“周瑜匹夫!汝做六郡八十一州大都督,直恁无条计策去取荆州,却将我女儿为名,使美人计!杀了刘备,便是望门寡,明日再怎的说亲?须误了我女儿一世!你每好做作!”所谓男人,只知道拼杀、利益、权谋、政治,哪里想到过人性的幸福?她是孙夫人的母亲,在她眼里,女儿就是女儿。

     孙夫人真得要与刘皇叔结亲了。

     对未来的幸福生活,孙夫人是满怀期待的,孙权属下程普曾这样形容她:“郡主自幼好观武事,严毅刚正,诸将皆惧。”(《三国演义·五十五回》)这样一个女子,需要的男人,自是武功杀伐里的知己英雄。于是,在洞房花烛之夜,刀剑相佩,小女儿家的心情,本以为是英雄红颜的浪漫相遇,可惜她遇到的是刘备。

      这位仁兄会编草席,会权谋,会哭,但武功的不会。

于是韩剧变成闹剧。玄德见孙夫人房中两边枪刀森列,侍婢皆佩剑,不觉失色。管家婆进曰:“贵人休得惊惧,夫人自幼好观武事,居常令侍婢击剑为乐,故尔如此。”玄德曰:“非夫人所观之事,吾甚心寒,可命暂去。”管家婆禀复孙夫人曰:“房中摆列兵器,娇客不安,今且去之。”孙夫人笑曰:“厮杀半生,尚惧兵器乎!”命尽撤去,令侍婢解剑伏侍。

这是她在婚姻里所犯的第一个致命错误。

       她不知道,刘备眼里,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是孙权的妹妹,是需要合作的敌人和政治媒介。洞房花烛之夜,这样身份的女人,不会武也就罢了,偏偏还动刀动枪,刘备表面不说,心里却已暗自提防。如果说他们婚姻的悲剧起源于政治交易,那么本身的不和谐则从这里开始。

因为没有男人能允许女人压在自己头上。

       生活里所谓“妻管严”最后是没有不出轨的。本身男女位置的颠倒就奠定了两性破裂的基础,在激情洋溢爱你的时候,自然由你打骂,在男人眼里叫可爱。可是热情消退理性恢复,可爱就会变成了恐怖,因为他是个男人,几千年以来雄性的本能就是主导、征服,再热烈的爱能抵得过人性的本能吗?于是渐渐地,就会有不能容忍,有反抗,有挣脱。

但是刘备很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演戏本来就是他的专业,“当夜玄德与孙夫人成亲,两情欢洽。玄德又将金帛散给侍婢,以买其心,先教孙乾回荆州报喜。自此连日饮酒。国太十分爱敬。”(《三国演义·五十四回》)

        我们想象那个时候的孙夫人,应该是沉浸在爱情里的幸福小女人,嫁的是天下英雄,兄长又对自己疼爱有加,“即日修整东府,广栽花木,盛设器用,请玄德与妹居住;又增女乐数十余人,并金玉锦绮玩好之物”(《三国演义·五十四回》)。如此繁花似锦,富贵天下,爱情亲情相伴,自是心满意足。

       可事实呢,周瑜对孙权说:“瑜所谋之事,不想反覆如此。既已弄假成真,又当就此用计。刘备以枭雄之姿,有关、张、赵云之将,更兼诸葛用谋,必非久屈人下者。愚意莫如软困之于吴中:盛为筑宫室,以丧其心志;多送美色玩好,以娱其耳目;使分开关、张之情,隔远诸葛之契,各置一方,然后以兵击之,大事可定矣。今若纵之,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愿明公熟思之。”(《三国演义·五十四回》)

设计,还是设计。在兄爱夫疼君臣和谐的太平梦幻背后,是刘备强颜欢笑的小心翼翼与孙权周瑜声色迷惑的阴谋,其实依旧是男人们的明争暗斗。

       可惜,她不知道。

错别离

      她在那个叫做荆州的地方待了3年,她幸福吗?许多年以后,蜀中重臣诸葛亮给她这么定位:“主公在公安也(公元209年),北畏曹公之强,东惮孙权之逼,近则惧孙夫人生变于肘腋之下……”(《资治通鉴·卷六十七》)“近惧孙夫人生变”,她以为自己是追求爱情挽救夫君的勇者,其实在别人眼里,不过是安插在主公身边的定时炸弹。

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她,因为她是敌人的妹妹。同样的,因为她会武功,幼年的爱好、从前的刚毅、戎马拼杀里的英姿飒爽,都化作尘烟随风飘去,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需要提防的女间谍。

可惜,她没有意识到。

        她依然以为自己是丈夫的掌上明珠,那个时时会跪下来向她流泪的男人,那样软弱,那样可怜,怎么会提防算计她呢?所以,她“以权妹骄豪,多将吴吏兵,纵横不法”。这是《资治通鉴》的载录,也是“先主”的认为。在她的丈夫眼里,她变成了骄横任性,横行不法,其实呢?

       我们看她花烛撤兵,临机退敌,一分一毫,那样灵敏机智情深义重,无缘无故怎么会横行不法。最有可能的是,她把荆州当成了自己的家,把刘备当成了自己的夫君,把刘府当成了练武场。所以,一切都是错。

局势动荡,三国雏形初定。她的丈夫忙着开拓疆土,把她留在了后方。但是并不放心,“先主以云严重,必能整齐,特任掌内事”(《资治通鉴·卷六十七》)。为了防范她,让一个剽悍的大将来掌握内务,她是否从那个时刻,开始清醒了?

       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丈夫的信任,在这片土地上,她永远只是异乡人。

因此,当接到哥哥的密信时,她想走。她想家了,当初那样的一往无前,为的是爱情,可是现在,她看不懂了。大家都远远地盯着她,那样的隔膜,连她动不动下跪的夫君,也换了嘴脸,她不明白了。

       于是她犯了婚姻里第二个致命错误——赌气分离。

       素日间夫妻拌嘴,只要感情好,是没有隔夜仇的,但是很多女人总是习惯性用回娘家打冷战。如果夫妻彻底分离超过3个月,离分手就不远了。两性之间在相处的时候,总有一种共融的空间,无论吵吵闹闹恩恩怨怨,大家还是在一个窝里。如果有一个跑了出来,就有了致命的缝隙,即使有机会再缝上,也不再是从前的融洽和睦。

        但是孙夫人没有明白,因此“夫人欲将备子禅还吴”(《资治通鉴·卷六十七》)。想抱着刘备前妻的儿子回家。为什么想抱着人家的孩子回去,有人推测孙夫人为东吴带个人质。其实是错的,她始终是个为了爱情不明白政治的女人。孩子在她身边几年,终究有了感情,她舍不得。同时更重要的是想要回来,带着孩子,想求得的,不过是多几分被夫君接回来的把握。那个时候,恐怕已经慢慢明白了刘备的感情,软弱垂泪小心翼翼的背后,是提防与心机。

       那是一个女人式的傻念头:你冷落我,我离开你,让你试试分别的滋味儿,看你疼我不疼我?

      但是她又因此被设计了,夫人怒曰:“量汝只是帐下一武夫,安敢管我家事!”云曰:“夫人要去便去,只留下小主人。”夫人喝曰:“汝半路辄入船中,必有反意!”云曰:“若不留下小主人,纵然万死,亦不敢放夫人去。”(《三国演义·六十一回》)赵云可不是她娘家的家将,一个女间谍要带走小主人,这是死都不行的事情。孩子,必须留下。

     她孤身走了。这是第二个选择题,她选了A,江东,不是因为哥哥亲厚,而是因为一个受冷落的女人的傻念头。可惜,她很快就明白,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ps:原本就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女人是刘阿斗他娘,在我的印象中她是模糊的,因为不了解,所以一直觉得她是懦弱的,可是因为看了赵薇演的孙尚香才喜欢她的,不过再怎么说那只是电影,现实中的孙尚香究竟怎样,谁也不知道,可是我想作为那个年代的女人应该是苦的,她们必须依附着男人才能艰难的生存,就算是贵为皇后,皇太后也是要依附着男人的,就算是武则天的时代,女人也是身不由己的。

文章摘自《读史做女人》作者:君子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