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人文通史] 中国古代钱币文化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85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32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3:09:51
中国古代钱币文化

        中国的传统文化包容广阔,近年来,茶文化、酒文化等成为我们关注的热门,而有一个领域人们似乎还没有很好地挖掘,给予重视,这个领域恰恰是同我们金融工作者联系密切的,那就是中国的钱币文化。
        以往,说到钱币文化,人们马上就想到钱币上的文字。中国古代正式流通的钱币上面,大部分没有图像,但钱币上的文字却是多种多样的。最令人捉摸不透的是先秦布币、刀币、圜币、贝币(即蚁鼻钱)上面的古文字。这些古币上的古文字有多有少,有大有小,字形因受地域影响,也颇不相同。自宋元以来,有许多学者想解读它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直至今日,对不少古文字的解读还没有取得一致意见。
  古代的钱币上最引人注意的是钱文,但并不是说除了钱文就没有其他图饰了,
就拿方孔钱来说,钱面特别是钱背上往往也有图饰或其他纹迹。人们较为熟悉的是开元通宝钱背面的所谓“杨贵妃指甲痕”(这当然只是一种传说,并无史实根据,但月牙形的纹迹却确实是存在于钱上的)。古钱上还有其他的图形或纹迹,较常见的是所谓日、月、星、云、鸟,偶尔还可见到像虎头那样令人不解的图形。这些图饰或纹迹的背后,也有一种文化。古代铜币上虽然图饰较少,古代纸币上却是不乏图画的,据记载,宋代的交子、钱引、会子等都有图,这些图还各有名目,如“吴隐之酌贪泉赋诗”等,显然也同文化相关。至于近代纸币图案、电子货币磁卡图案就更具文化内涵了。

开元通宝


      古代钱币钱文、钱图有文化内涵,钱体本身也有文化内涵,古人就已指出方孔钱的外圆内方与当时人的“天圆地方”观念密切相关。
  说到文化,人们首先会想到诗歌、散文、戏剧等,以钱为描写对象、与钱币相联系的文艺作品数量也是相当可观的。历代咏钱诗有不少首,其中较有名的是唐李峤、清袁枚的《咏钱》各二首,想象丰富、句句用典,艺术性相当不错。又有一些诗歌是抒发对官方货币政策的看法的。如唐白居易《赠友五之三》批评了官方不顾实际情况向农民征收现钱税的错误法令。他在诗中咏道:“私家无钱炉,平地无铜山。胡为秋夏税,岁岁输铜钱。”宋陈造《钱弊》抨击了当局人为地划分铁钱区的作法。还有钱币收藏家们的诗作和描述集币活动的诗作,如清末叶德辉的《古泉百咏》、宋梅尧臣写朋友刘分文集币情趣的诗作等。赋和韵文是介于诗与散文之间的一种文体,其中最应称道的关于钱的韵文是东晋鲁褒的《钱神论》,这篇嘲笑金钱崇拜的韵文,挥挥洒洒,把崇拜金钱者的心态刻划得淋漓尽致。以钱为主题的还有宋洪咨夔《大冶赋》和佚名《钱赋》。与钱币联系的散文中突出的有唐张说《钱本草》和元陶宗仪《辍耕录》中收录的《乌宝传》。专门描写钱币的戏剧固然是不会有的,但与钱币关系密切的戏剧却有一定数量。早在宋代,就有嘲笑张俊“钱眼里坐”的杂剧,有讽刺官方发行当十钱的杂剧。元代有乔梦符的杂剧《金钱记》,剧情是述以钱作信物的一对情人的悲欢离合的。此外,还有号称中国古代十大喜剧之一的元人郑延玉的《看钱奴》,有清人李玉的《太平钱》和叶承宗的《孔方兄》。有些戏剧从整体上看,与钱币关系并不大,但其中有些段落的戏词,却是讲钱币的,有些写得很有文采。与杂剧联系密切的还有散曲,近年报刊上曾发表介绍清佚名《南中吕·驻云飞·邓通叹钱》的文章,它确是我国钱币文化的珍品。

      讲中国钱币文化,不能不讲有关钱币的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它们也是中国钱币文化中最精华的部分之一。这里要特别讲到关于青蚨的传说。青蚨本是一种昆虫的名字,但古人却赋予了它神奇:将青蚨母亲和青蚨子女的血分别涂在钱上,人花涂有母亲血的钱后,这些钱不久就会自己回归与涂有子女血的钱团聚,反之也是一样,这样,人的钱就可以永远花不完。老字号名店“瑞蚨祥”的名称就与此相联。此外,还有关于“上清童子”、佛教金钱比丘的传说,也是颇脍炙人口的。有关钱币的历史故事,自然首推关于邓通的故事。汉文帝宠爱邓通,有人给邓通相面,说邓通将来会穷饿而死,汉文帝就把铸币权赏赐给邓通,他满以为这样邓通的钱就一辈子花不完了。但汉文帝一死,政治形势变化,邓通最终还是穷饿而死了。这一曲折的故事被后代文人发挥延展,写入很多的文艺作品中。


瑞蚨祥

      在中国钱币文化宝库中,还有与之联系的寓言(如《见金不见人》嘲笑了只顾金钱而忘记一切的人)、典故(如九府、鹅眼、贪泉)、话本(如《宋人话本七种·志诚张主管》)、格言谚语等。
  在中国钱币文化中,除了以语言文字表现的以外,还有另外的一些形式。其中最与人们生活关系密切的是风俗文化中与钱币联系的部分如在生育风俗中,我们可以看到“洗儿钱”。唐天宝年间,杨贵妃演出了一场为干儿子安禄山“洗儿”的丑剧,就是由此派生出来的。在婚嫁风俗中,有“撒账钱”。在节庆风俗中,有所谓的“金钱会”,即由帝王或权贵抛撒钱币助兴等。风俗文化以外,还有与钱币联系的绘画(如财神像)、雕塑(如金钱豹)、剪纸(如吊钱、刘海撒钱)、魔术(如烧钱、钱匣变钱)等。



  还有一些文化是与钱币联系密切的,那就是凝聚在钱柜、扑满、钱罐、钱包等与钱相关的用品上的文化,除了它们外观上蕴含的文化艺术外,还有与它们联系的文艺,如古人的“扑满诗”等等。

      中国钱币文化,还应当包含下述的文化,那就是非流通的类钱、钱形物文化。自古以来,钱币收藏者和钱币学家都是把它们二者“一视同仁”的。这里讲的类钱、钱形物主要包括压胜钱、祈祝钱、供养钱、冥钱(特指流通币以外者)、占卜钱与游戏钱等。中国古代的流通钱币,特别是方孔钱,图案较少,但类钱、钱形物上,却是以图案见长的。压胜钱上既寄予了较多的宗教内容,于是压胜钱上就有神魔、刀剑等图形,它们要表现某种宗教思想。




        祈祝钱要表达人的美好祝愿,在祝贺婚姻的类钱上,就有龙和凤的图形,有龙凤呈祥的精美文字。说到占卜钱,人们往往认为它似乎只同封建迷信联系,其实这种认识是有失偏颇的。古代有关汉代严子陵的钱卜故事、宋代狄青钱卜的故事都是有积极意义的。大将狄青机智地通过钱卜,使部下增加了战胜敌人的信心,这在历史上是一直传为美谈的。说到游戏钱,人们就会联想到宋代女诗人李清照,据说她对打马格棋作过专门研究,写过书,而“打马格钱”与她有密切联系。另有“选仙钱”,宋人王王圭在《宫词》中就写过宫中的人玩这种游戏,咏及“尽日闲窗赌选仙,小娃争觅到盆钱”。现在我们看到的选仙钱正面是“仙人”像(如诗仙、醉仙等),背面则是一首诗,这种钱于是又被称为“诗钱”。这里我们还应讲到,有些事物即非铜铸,也无钱文,只是某些方面与钱有些相似,与这些事物联系的文化也应归入广义的钱币文化。如花草中有一种金钱花,唐朝诗人写过多首《金钱花诗》。人们称圆形苔藓斑点为苔钱,唐宋间有好几位诗人写了《苔钱诗》,《金钱花诗》、《苔钱诗》内容多涉及真正的钱币,也是一种钱币文化。

打马格钱


棋钱

游戏钱主要分为打马格钱和棋钱


货币币材与文化的关系


  货币是社会经济的产物,也是民族文化的结晶。货币币材本身,有其丰富而深刻的文化内涵。
  一般的货币史著作都把贝作为中国最早的货币。其实,古代货币定位于一种或少数几种商品、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国古代文献对此的记载十分简略,但多少还是能够找出一点痕迹。《管子》是这样来描述货币的起源的:
    玉起于民众,金起于汝汉,珠起于赤野,东西南北距周七千八百里,水绝壤斩.舟车不能通。先王为其途之运.其至之难,故托用于其重,以珠玉为上币,以黄金大中币,以刀布为下币。
    其后的司马迁在《史记》中也说:“农工商交易之路遇.而龟贝金钱刀布之币兴焉。”“虞夏之币,金为三品,或黄,或白,或赤;或钱,或布,或刀,或龟贝。”。差不多与其同时的桑弘羊则说:。币与世异,夏后以玄贝,用人以紫石,后世或金钱刀布。”“由此大致可以窥见货币兴起的脉络。这里提及的有珠玉()、龟贝、金及金铸品——刀、布、钱,其中珠玉龟贝尤较金属为先。

——————珠玉龟贝———————


玉饰还是玉币?

    珠玉作为精美而贵重的装饰材料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很早就已出现。珠,并非专指蚌珠,而是泛指石、玉、骨等制作而成的圆球形饰物。按照《尔雅》、《说文》的注释.“玉之阂者”为珠,“坟字从玉”。玉,乃“石之美各”,为晶莹润滑、纹彩斑润的各种辉石、透闪石、阳起石。它可以是制器的材料.也可以是用玉制成的器物,但常常用来特指玉壁。玉壁平圆,中心有圆儿。呈环形,是最普遍的佩饰。古代其它扁平圆形的玉器,如瑗、环、璜、玦都是在壁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中“肉倍好谓之壁”,即玉器的环形实体
良渚玉璧

为什么我们认为玉壁是货币而不是饰物呢?
    首先,制作玉壁的都是杂色、不透光的玉料,以青灰、土黄为主要色调,并杂有褐斑、灰白筋,几乎没有纯净单色的玉料,而与其他礼器以鸡骨白为主断然有别。其次,玉壁基本上为素面无纹(仅见极少数刻符玉壁),这与其他礼器或简或繁都有图象,特别是雕刻作为良渚先民图腾的神人面兽面纹,也是显著的不同。再次,玉壁器形单一,呈不规则圆形,制作工艺粗放,许多玉壁大小、厚薄差异较大,表面及圆孔多留有切割痕迹和旋纹、在茬口,与打磨景致、作为礼器和饰物的其他玉器迥然有异。此外,随葬玉器的摆放都有相对固定的位置,饰品一般与装饰部位相一致,惟有玉壁,放置在任何部位的都有。一些大墓,大部分玉壁以叠放几堆的形式集中安放在墓主人的脚下端。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良渚玉壁并非“以玉事神”的法器,也不是一般的装饰品,而是一种财富的象征,一种原始货币。
    珠玉作为中国古代货币的最早起源,对数千年的中国货币文化有着长远而深刻的影响。珠玉质地温润、色泽瑰丽,声韵舒场,宁折不弯,被赋予纯洁、端详、圆满、美好等含义,抽象出仁、义、智、勇、洁“五德”,具有“瑞信”的审美意象。玉壁取象于天,玉琼取象于地,在祭相中苍壁礼天,黄琼礼地,其造型方圆成环.元始无终.也反映了古人对宇宙的认识。玉器作为财富的象征,还人为地与当时社会的上下等卑、等级秩序相联系。所有这些都在此后中国货币的取材、形制、制度中,或多或少地得到延续。


货币与仿贝

较珠玉稍晚成为货币的,还有龟贝。
    研究发现“在楚人活动的地区。人们从“外来的交换物品“中选择了贝,在‘本地可以让渡的财产’中选择了龟等,作为起原始货币作用的商品”。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龟壳就已作为护甲得到应用。这可以由江苏邱县刘林和四户镇、山东邹县野店、宁阳大汉口墓葬的考古发掘得到证明。到夏代后期和商代,龟壳被大量用于占卜,其使用价值进一步提高。《国语·楚语下》况:”五足以庇荫京谷.使无水旱之灾,则宝之;珠足以御火灾、则宝之;龟足以文减否,则宝之;金足以御兵乱,则宝之。”龟具有预卜吉凶的功能.所以被人们作为宝物,这就便龟甲蒙上了某种神秘色彩,成为人们追求的宝物。河南安阳殷墟就曾在一坑内同时出土龟版、贝和蚌。在这种情况下,龟甲不仅列为贡品,而且作为财富的象征被用于交换、支付和宝藏。龟壳的宝货功能一直延续到不再以龟壳占卜的周代中期以后。今本〈竹书纪年>栽:局厉王元年(公元前857)“楚人来献龟贝”。《周易·损卦》提到,“或益之十朋之龟”,意思是增加值10朋贝的龟币一枚(一说是以价值十朋之龟求售于人)。《诗经·鲁颂·拌水》也有“元龟象齿,大赂南金”之句。周青铜器文姬匹铭文记载的是:“丙寅,子易龟贝,用作文姬匝宝彝。”很多场合,龟与贝并称,并且两者之间有一定的比值。但是,龟的生长期长,来源有限,其作为财富宝藏远不能与玉壁相符,而作为货币流通又不能与货贝相比。
    除了珠玉龟贝外,牲畜、毛皮、布帛利各类石制、金属工具,都曾在这一时期充当过一般等价物。当然,其中居于主导地位的是贝。因为贝质量划一,易于计数,便于携带。因而,贝对于中国古代的货币文化有着深远的影响。汉语中与财货贸易有关的文字,很多以“贝”字为部首偏旁。贝币的形制相以枚数、串数计值、也或多或少影响到中国古代的货币制度。有研究者把中国古代货币按材质分为11类,类以下按形制分为47型,其中7类包含有贝形钱币。也有研究者提出.战国时楚国的贵金属货币——爰金,取形于龟币;贱金属货币——蚁鼻钱,则是贝币的演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