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通史] 乱世春秋:一起处罚换妻事件引发的灭族惨案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50
18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3:05:13
在中国历史上,祁盈虽算不得什么名人,但他的祖父却是大名鼎鼎。他的祖父是祁黄羊。据记载,祁黄羊在晋悼公时任中军尉,在他因年事已高而辞职时,晋悼公让他推荐继承人。祁黄羊说:“解狐这个人不错,政治过硬,业务精良,我这个位子非他莫属。”晋悼公十分意外:“据我了解,解狐是你的仇人,你为什么如此上杆子推荐他呢?”祁黄羊平静地说道:“您问的是谁能接替我,而不是问谁是我的仇人呀。”闻听此言,晋悼公佩服不已。

    不巧的是,解狐大病在身,接任不久就挂了,晋悼公只好再次请求祁黄羊推荐合适人选。这次,祁黄羊答得更干脆。他说:“我从来不隐瞒我的观点,这次我觉得祁午很合适。”闻听此言,晋悼公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搞什么搞,谁不知道祁午是你的儿子?”祁黄羊的平静却一如既往:“是啊,祁午的确是我的儿子,可是,您问的是谁能接任,而不是问谁是我的儿子啊。”于是,祁午就当上了中军尉。

    祁午就是祁盈的父亲。

    很显然,祁黄羊父子是幸运的,但这样的幸运并没有一直眷顾祁家。祁盈的点就挺背的。

    某天,根据准确线报,祁盈得知他的家臣祁胜和邬臧一直“通室”。所谓“通室”意即“易妻”,就是今天媒体所说的“换妻”。得知自己的家臣做下如此苟且之事,祁盈先是怒火中烧,后是大发雷霆,继而准备拿下这两个奸邪,给以颜色。

    在动手之前,祁盈征求司马叔游的意见,司马叔游引经据典地说:“民之多辟,无自立辟。”司马叔游吟诵的这句诗来自于《诗经》,大意是说,屁民往往会有不良嗜好,你又何苦管他们这些勾当。看到祁盈对此不以为然,司马叔游又说道:“无道立矣,子惧不免。”这话就说得比较含蓄而沉重了,意思是,现在我们国家小人当道,您这样做恐怕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是,祁盈依然不为所动,他的理由是,我只是要惩罚我的家臣,和国家有什么关系呢?于是,他就将祁胜和邬臧给抓起来关了禁闭。

    然而,被抓起来的祁胜和邬臧却不是省油灯,他认为自家主人祁盈的做法让自己活得没尊严,纯属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怒之下就让家人去“上访”。

    接访的是荀跞,荀跞是晋国六卿之一,荀跞就像南京的办案警察一样,详细了解了祁胜邬臧他们的每一个细节,得出一个结论,此事“很黄很暴力”。荀跞是个好干部,很快就将这一案情向晋顷公做了完完整整的汇报。他本来是将此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来对待的,不料,晋顷公听完却脸色大变:娘希匹,怎么能让我的百姓活得这么没尊严!他紧急下令:其一,严禁私刑,着祁盈即刻释放换妻者祁胜邬臧;其二,为儆效尤,即刻羁押擅自拘捕家臣的祁盈。

    于是,祁盈被捕。

    祁盈和身边的人打死都没想到,作为道德的捍卫者,自己居然会因为惩罚换妻行为而被有关部门绳之以法,真是颠倒黑白啊!

    祁盈下狱,祁盈的手下人不干了。他们认为,自家主人蒙受不白之冤,全由换妻者祁胜邬臧而起,激于义愤,也为了能让狱中的主人高兴一把,他们一举结果了祁胜和邬臧的狗命。

    在晋顷公眼里,祁胜和邬臧“有权支配自己的身体”,却无端遭受祁盈的惩罚,是无可争议的受害者。就是为了给受害者伸冤,还受害者一个公道,他才拘捕了祁盈。可是祁盈的手下却将受害者祁胜和邬臧给干掉了,这还了得,这岂不是成心给领导人添堵,岂不是有意和领导人对抗吗?面对祁盈手下的无法无天,晋顷公岂能善罢甘休!他马上旗帜鲜明地将这一事件定性为“乱”。

    “乱”在古代就是“反革命”,是实实在在的大罪。晋顷公龙颜震怒,从快从重,没等到秋天,在“夏六月”,就诛杀了祁盈全族。杀完之后,意犹未尽,又诛杀了同情祁盈的杨食我全族。祁氏、杨氏(又称羊舌氏)在晋国被剪草除根。

    此事见于《左传》,不知道左丘明从哪里弄来了如此猛料。如果此事非左丘明编造,春秋时代的晋国堪称换妻者的天堂。面对晋顷公,我们难免会短暂失语:莫非传说中的晋顷公就是春秋时代的李银河?

    为了确认我国古代对“通室”有宽容传统,于是,我就来来回回翻看《左传》。看来看去,看出了一身冷汗。

    据《左传》记载,晋顷公在位时间不长,从公元前525年到公元前512年,在位约14年。早在一百多年前他的祖先晋献公在位之时,曾经“尽杀群公子”,一来二去,弄得晋国几乎“国无公族”。到晋顷公时代,晋国的旧公族仅剩下栾氏、羊舌氏和祁氏等屈指可数的几家。公族虽然人少,但却占有了晋国大量的资源,封地面积巨大,极大地妨碍了晋国“鸡的屁”(GDP)增长,让晋顷公恨得咬牙切齿,几次意欲动手,却苦于师出无名。

    恰在此时,祁盈对换妻者处以私刑的消息传了过来,晋顷公于是来了个将计就计,以侵犯人身自由罪将祁氏家族的代表人物祁盈打入大牢,很明显这就有意欲小题大做的意味了。谁知祁氏家人不知深浅,为图一时之快愤然杀人,更给晋顷公提供了期待已久的理由,于是,晋顷公“以法尽灭”祁氏、羊舌氏。

    祁氏、羊舌氏既灭,晋顷公随即将祁氏领地分为七县,将羊舌氏领地分为三县,这十个县直属国家,由晋国国君直接派人管理。晋顷公诛灭祁氏、羊舌氏,堪称古代版的“打土豪”。原来,晋顷公看重的不是祁胜邬臧他们的“身体支配权”,而是祁氏、羊舌氏的大片土地。

   很多后人质疑:祁盈手下那两个热爱换妻事业的家臣,有可能是晋顷公安排的卧底,他们明为“通室”换妻,实为引蛇出洞,他们夜夜笙歌,而他们的老板祁盈却注定了在劫难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