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通史] 【发帖组任务】古国——夜郎。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732
18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2:50:52


夜郎国遗址


夜郎   
  汉代西南夷中较大的一个部族,或称南夷。原居地为今贵州西部、北部、云南东北及四川南部部分地区。古夜郎目前所在地址:中国贵州省桐梓县夜郎镇(夜郎故都之竹王城,即唐朝大诗人李白流放之地)
  秦及汉初,夜郎已进入定居的农业社会。地多雨潦、少牲畜、无蚕桑,与巴、蜀、楚、南越均有经济联系。蜀地的枸酱等土产,常经夜郎运到南越。
  西汉初,竹王多同兴起于遯水(今贵州北盘江),自立为侯。建元六年(前135),武帝遣唐蒙入夜郎,招抚多同,并于元光四至五年(前131~前130)在其地置数县,属犍为南部都尉。汉对西南夷的经营从此开始。元光六年,汉在西南夷地区设置驿站,以便交通;同年,司马相如等又奉使宣抚。元鼎五年(前112),武帝征南越,因夜郎等不听调遣,乃于翌年发兵平定西南夷之大半,在其地设牂柯郡(治今贵州关岭境)与夜郎等十余县,同时暂存夜郎国号,以王爵授夜郎王,诸部族豪酋亦受册封。西汉末,夜郎王兴与钩町王禹、漏卧侯俞连年攻战。河平二年(前27),牂柯太守陈立杀夜郎王兴,夜郎国灭。夜郎立国共三四百年。建夜郎国者究系何族,众说纷纭,主彝、苗、仡佬、布依等族先民者均有之。传世贵州古彝文经典《彝族世系》有“彝族天生子,多同来抚育”,“多同权威高,多同天宫主”,“祖宗变山竹,山竹即祖宗”等记载;传说多同亦称金竹公,可见彝族视多同为祖先。又据,今在威宁县出土的汉代陶器上有刻划符号四十多个,其中二十八个一般认为是古彝文,果然如此,则汉代贵州西部已住有彝族先民,并具较高文化,夜郎国或即为彝族所建。按夜郎及其附近诸部落自战国时代以来便与秦、楚、南越诸地有贸易关系,至西汉成为汉郡县后,日益受到汉文化影响,中原的钢铁制品、手工业品、生产工具与灌溉技术等都很快输入夜郎地区,近年考古工作者在这一带挖掘的很多汉墓中的遗存足资证明。但这些遗存同时证明一部分土著习俗文物也遗留了下来。
  夜郎人的青铜矛 贵州清镇玡珑坝出土


夜郎地域
  关于夜郎的地域,说法众多,大致可分为数郡说和一郡说两大类,数郡说主要依据《后汉书》追记战国时期夜郎的范围:“东接交趾,西有滇国,北有邛都国。”即贵州全部地区和云南、四川、广西、湖南、湖北重庆部分地区;一郡说由为汉郡作为线索,范围稍小。
  古 夜郎强盛时期,其疆城达到昆明以东、四川自贡、西昌广西中西部、湖南芷江等地。根据有关专家考证和分析,古夜郎国是以仡佬族为主,融合了布依族、苗族、羌族等多民族的国家。夜郎文化具有历史性、民族性、未知性等特点。正是因为这些特点,给我们今天研究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种族文化
  对于夜郎的族属问题,一般都必须认为夜郎不是单一的民族,有的
  认为夜郎来自周代徐淮夷中的谢人;有的认为由周到秦汉,有越系的僚人,南蛮系的濮人,今彝族先民的羌人,在夜郎地区都是主体民族;有的认为羌系的夷在夜郎中处于首领地位,夷即今之彝族先民;有的认为夜郎的主体民族为今布衣族先民;贵州境内苗族为一大族,虽有的认为是夜郎主体,但普遍认为苗族之进入贵州,时间远在夜郎亡后,而苗族自己传说,也对此作了否定。

夜郎国之谜
  公元前122年,西汉使者到滇国(今云南省),滇王问汉使“汉孰与我大”。而当时汉朝皆以夜郎称呼西南各国,夜郎国因此得“夜郎自大”之名。从此“夜郎自大”就成了自以为是、骄傲自大者的代名词。实乃千古之冤。这里的夜郎到底指哪儿,史书并无详细记载。大诗人李白的诗句“随君只到夜郎西”中的夜郎又指哪儿?
  据《史记》记载,“夜郎者临爿羊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专家指出,夜郎没有一个固定地点,是不断变化的。那么夜郎在哪儿,夜郎古国的文明中心在哪儿……
夜郎古国沉睡“沅陵”
  近日,由中科院长沙土地构造研究所和湖南考古研究所人员组成的专家组对湖南沅陵窑头村一带的地质地貌进行了调查和测试,初步确认位于沅陵县城南窑头村的古遗址,就是秦代古黔中郡故城遗址。那40余座大型古墓中,大的墓穴规格为40米×40米,一般的在20米×15米左右,远远超过了当年震惊世界的长沙马王堆汉墓20米×17米的规格。
  有专家认为在古墓没有开启前,尚无法完全确定窑头村就是古黔中郡郡城所在。
  但古书记录表明,这一带的确就是古黔中郡中心地区所在。沅陵县古称辰州府,位于湖南省西北部,西有酉水河,沅水贯穿全境,构成大小910多条复杂的河汊水系。
  历史上,这里就是文化昌盛之地。这一带在战国至汉代的数百年间,曾产生过史载的以“五溪蛮”苗人势力为主的夜郎古国,当地土著力量的辖区也大致和古黔中郡的治所范围重合。此发现有望揭开“夜郎文明中心之谜”。
  沅陵考古专家夏湘军告诉记者,黔中郡辖现湘西沅水、澧水流域,鄂西清江流域,四川黔江流域、贵州东北部地区。沅陵与贵州是有一定的历史渊源的,而沅水是大西南通往长江的必经之路,是兵家必争之地。传统上认为古夜郎主要在贵州境内,但是据史书记载,夜郎当时有10万精兵,这么庞大的队伍,需要一个广阔的领域来支持,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同时他又指出,唐代这里曾叫过“夜郎县”。据考证,大诗人李白的诗句“随君直到夜郎西”中“夜郎”的方位就在沅陵。

“竹崇拜”能道出夜郎古文明中心吗?
  熊宗仁所长告诉记者,据《后汉书》记载“有竹王者兴于遁水,有一女子浣于水溪,有三节大竹流入女子足,推之不肯去。闻有儿声,取持归,破之,得一男儿。
  长养有才武,遂雄长夷狄,以竹为氏。”这是来自民间的传说,生动地反映了夜郎的建国经过。夜郎在西汉后期逐渐建立政权。而“竹崇拜”则成为夜郎的一种标志。
  夜郎文明中心,当然与“竹崇拜”有紧密的联系。“贵州长顺县广顺镇”为古夜郎文明中心的说法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广顺坐落在天马山下,左有美女山,右有郎山、夜合山。金竹夜郎时的金竹夜郎王府就坐落于郎山、夜合山、摆脱山、金竹大坡怀抱中。当地老百姓称古城池为夜郎王府、旧府、竹王府、金王府等。贵州民族学院王子尧教授告诉记者,现场还可看到残墙断壁旧址。古城池内为2平方公里,是目前发现最大的金家遗屯。周围山峰环绕,仅有4个出口。内有2道城墙,分成内外城墙,用土石筑成,金氏族人长期居住。
  郎山西侧山下有被官兵杀害的全族人的万人坑,东边南湖有箭厂及营地等。解放后民间在耕地时挖出的金剑、方印、青铜匙等多种文物,曾为村民所目睹,杜鹃湖在基建时也挖出多处古夜郎的坟墓,保存完好,均是历史的见证。
  夜郎家族(金氏家族)自汉始祖夜郎王至今,完整的族谱还保存着。除前几年住镇宁的金氏家族为写延续的族谱取去一本外,现广顺还有金氏族谱。夜郎家族姓金是因夜郎侯曾指竹为姓,所以金竹夜郎后裔大都姓金。
  据史书记载,永乐十一年第6任土司德珠病故后由长子金庸赴京承袭安抚使职,次子金鉴分袭后苑土司(今贵阳金筑镇),三子金铎分袭谷通土司(今罗甸)、四子金钧分袭扬义司(今福泉)。在当时社会里长子应掌管中心统治区,其他后裔分袭其他边疆之地,可见当时广顺是处于政治中心地位的。
  著名学者莫友芝告诉记者,据清朝著名史学家郑珍认为,夜郎县在今府治左右。
  古都城外东面1公里处的九龟下滩处还有大批集中安葬的古墓群。专家们认为整个古都城的布局与设置,都与史书记载的十分吻合。但此处是否是古夜郎的惟一都城,还有待进一步研考。

追寻夜郎
    夜郎,是战国秦汉时期我国西南地区有代表性的远古多元文化复合体,以夜郎比汉王朝的成语“夜郎自大”也因此而出。但是由于政区更迭、民族迁徙和文献资料简缺等原因,古人和近代学者对夜郎国的疆域:国邑、族属等问题的研究相互矛盾,观点各异,这使古夜郎国历史一直扑朔迷离,成为中国少数民族古代史中一个引人入胜的难解之谜。
    司马迁是介绍夜郎的第一人。他在《史记?西南夷列传》中如是说:“西南夷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椎结、耕田、有邑聚。”可以想象,西南夷是我国西南地区有代表性的远古民族多元文化复合体,该地区王国最多,其中夜郎最大;夜郎居民椎结、耕田、有固定的居所,生活方式不同于随迁游牧民族。
    夜郎在历史上存在了200至300年的时间,可以说是西南夷中的一个大国,而与南中国的楚、巴、蜀诸国相比,它又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因此在历史典籍中对其着墨不多。古夜郎国的版图有多大?古夜郎国的都城在什么地方?古夜郎国的主体民族是什么民族?自西汉以来,多少文人墨客探幽发微、皓首穷经寻找夜郎真相而未有结果。新中国成立后,不少专家学者也为解读夜郎和揭示其与当今贵州民族文化的源流关系而考证古今,结果仍是各执一说,未有定论。
    在世纪之交发掘利用历史文化资源,为发展贵州旅、游业和为丰满贵州对外宣传形象的热潮中,夜郎这一尘封已久的文化瑰宝陡然升值,不仅贵州各地纷纷打出夜郎旗号,就是历史上曾与夜郎有瓜葛的周边各省区也不约而同地加入到争抢夜郎品牌的行列。近年来,一股“夜郎”热在贵州乃至全国兴起。贵州安顺、普安、赫章以及云南、湖南等地纷纷宣称自己是夜郎古都遗址所在地,欲借此推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贵州是夜郎故地,因为文献记载不多,考古成为复原这段历史的关键。赫章可乐玄妙的套头葬,铜鼓山精致的石范陶模和中水神秘的刻画符号,为尘封的夜郎文明的揭示,画上了浓重的一笔,它们成为目前夜郎文化寻踪的三个重要据点。

时空隧道
    夜郎,一个被历史涂抹了2000年的名字,一个神秘消失的王国。寻找夜郎,不少人是通过“夜郎自大”的成语萦绕千古悬念;寻找夜郎,许多专家、学者苦苦探索,力求告诉世人一个历史的清澈。当2002年4月12日“2001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贵州赫章可乐墓葬”榜上有名的时候,“夜郎”与“可乐”成为关注的焦点。
    贵州赫章,古代曾经拥有耀眼的辉煌。1961年,我国考古工作者在赫章县可乐彝族苗族乡试掘7座汉墓,出土300多件极其珍贵的文物,在考古界、史学界引起轰动。当时周恩来总理就批示:加强对可乐古墓遗址的保护。
    2001年,贵州文物考古研究所将2000年在可乐发掘108座夜郎墓葬及其547件文物的照片和幻灯片在全国考古工作汇报会上展示,再次引起考古界的关注。同年6月25日,可乐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可乐,彝文古籍称为“柯洛倮姆”,意为“中央大城”,史志记作“柯乐”,后演变为“可乐”。今天杂居可乐的彝、苗、布依等少数民族中.彝族人最多。考古人员对赫章县可乐乡战国秦汉墓地进行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夜郎独有的“套头葬”习俗,如用鼓形铜釜套头,以及用铜洗罩面、铜釜套脚。据分析,套头铜釜曾是死者生前用的炊具,是特殊的宗教用器,而不同的墓葬,处理方式又不尽相同。据了解,这种奇特的埋葬方式在国内考古中是独一无二的。贵州文物考古所的研究员宋世坤说,通过考古发现,可乐是贵州考古的圣地,是贵州青铜文化的“殷墟”。


可乐,是夜郎王国的都城吗?
    近年来,经过系统的考古发掘,已经初步证实夜郎文化的代表遗址位于贵州赫章县可乐彝族苗族乡。贵州省博物馆在赫章可乐多次发掘出土了大量的珍贵文物,主体型制多为秦汉时期文物,有的具有巴蜀特征,有的具有夜郎文化特征。但是属于汉族文物较多,属于典型的其他少数民族文物较少,而且器物的文化归属至今尚无法确定,这充分表明古夜郎文化是一种复合文化。
    夜郎时代的交通格局与当代截然不同。当时的可乐大城与中原的联系是向北超越崇山峻岭进入赤水河或牛栏江河谷,才能与巴蜀一带的汉族居民建立直接联系。《史记?西南夷列传》称,在四川宜宾(犍为)有大量的笮马(后世的乌蒙马、水西马)、牦牛、僰僮(指市场上出卖的奴隶)交易,他们都是通过这一古道从可乐而来。但这些已有的出土文物仅是与古夜郎文化有密切的联系,还不能视为夜郎文化的全部内容。据彝文古文献记载,当时与贵州可乐齐名、能称“倮姆”(彝语,汉语为“大城”)的,有成都(勒姑倮姆)、重庆(储奇倮姆)、昆明(勒波倮姆)等西南地区的著名城市。贵州考古专家宋世坤分析,可乐地区的建置沿革,前人缺乏考证,但将历史的发掘与文献对照研究推断,在战国至秦汉时期,很可能是属于夜郎国的重要“邑聚一或?旁小邑”的境地,也说明可乐在贵州古代历史、乃至西南地区古代历史上曾经占有重要地位。
    宋世坤说,可乐地处滇、黔边界,交通发达,其东北、西北分别与云南镇雄、彝良两县接壤;西与滇东北的昭通相近。可乐系乌蒙山区一“坝子”(当地人称山间盆地为坝子),四面环山,群山挺拔,气候温和,土壤肥沃,可乐河(乌江源)纵贯坝子之中。坝子两边台地上,遍布着古代遗址和墓群,与现在的居住区犬牙交错,不少现代建筑物叠压其上。据文献记载,这里曾是进入贵州的彝族默部(黔西北彝族水西始祖)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可乐,作为夜郎王国比较重要的代表城池基本可以定论,但它是否是夜郎的都城?尚待专家学者考证。

可乐现在的居民,是夜郎的族属吗?
    可乐是彝族苗族乡,现在主要的居民是汉、彝、苗等民族。《夜郎史传》和《益那悲歌》等彝文典籍揭示,夜郎王是彝族先祖笃慕后裔。但是,夜郎故地的古代民族,有的属于氐羌族系,有的属于苗瑶族系,有的属于百越族系。氐羌族系的古代民族,基本上是靠游牧和农牧兼营为生,居住地具有较大的流动性,又_直实行火葬,因而不可能建构长期稳定的大型城池和形成大规模的墓葬群,致使今天考古发掘中很难发现这一族系的成片文化遗址。他们的文化遗物只可能在与汉族的交往中流入汉族社会,并在汉族墓葬和城池遗址得以保存下来。苗瑶族系的古代民族,长期过着狩猎采集生活,村寨聚落均为木质结构临时住所,又普遍实行“风葬”,更不会留下成片的文化遗址,属于他们的文化遗物同样依靠汉族墓葬或城池遗址的保护才能被今天的考古发掘所发现。百越族系的古代民族,过的是滨水渔猎生活,也兼营近水地带的刀耕火种,他们能够建构较稳定的村寨聚落,但所住的干栏式住房都为木质结构,而且不需要建筑地基,他们的文化遗物大部分随着村寨聚落的毁失而散落滨水泥沙中。目前,贵州省境内的北盘江、乌江流域均在河滩的冲击层中陆续发现石器、贝器、骨器和零星的金属残片就很可能属于这一族系古代民族的遗物。由于文化遗址不成片,这些遗物发现并没。有引起考古学界的普遍关注。然而,这些零星发现具有极高的价值,需要深入研究和探讨。
    就可乐遗址现有考古收获而言,传说中可以与重庆、成都、大理、宜宾等媲美的可乐大城,其城池建构、附属设施、居民聚落都明显与同时代的重庆、成都、大理、宜宾古城不同。由此充分表明,传说中的可乐大城是一个多元文化复合的大城池,为了能够包容上述三个族系的相关文化,这个大城在性质上是一个季节性的多民族集散中心,它的定居居民人数有限,主体是汉族居民,目前发掘的文物属于他们所有。但这些已有考古收获并不能代表可乐大城的全部内涵,因为其他族系各民族的季节性集散是该大城得以支撑、繁荣的基础,其季节性来可乐是为了实行物资交换。他们的临时住所是搭在城外的帐篷或临时住房,生活中留下的遗物必然混入泥土中,若考古发掘仅关注墓葬和遗址,就会将他们的文化遗物严重遗漏掉。要发现这三个族系的文化遗物,只能在河道的泥沙沉积中才能筛选出来,这应当是下一步考古发掘和研究必须重点关注的。

可乐邻近地区发现的彝文“夜郎王印”现在在哪里?是真正的“夜郎王印”吗?
    根据文献记载,夜郎王与滇王是西南夷地区惟一被汉王赐予金印的两位少数民族首领,汉武帝之所以这样做,是基于夜郎与滇在该地区的非同寻常的地位。自从上世纪50年代“滇王之印”在晋宁石寨山的滇王墓中被发现以后,人们对滇的情况有了较为清楚的认识。而“夜郎王印”的下落一直是专家、学者普遍关注的焦点。
    在西南师范学院邓子琴先生发表的《彝文“以诺”印章跋语》(《夜郎考》论文第二集,贵州人民出版社1980年出版)中,介绍了发现于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与可乐毗邻)的一枚彝文王印:“此印系云南昭通张希鲁先生收藏,得于贵州威宁县境,后归西南师范学院历史陈列室,“‘文化大革命’中失去,现仅存拓片。”这一彝文“夜郎王印”的发现能够说明什么?是真正的“夜郎王印”吗?这也是亟待破解的“谜团”。


夜郎水运的起点是夜郎王国的首邑吗?
  熊宗仁说,贵州的爿羊柯江被中外专家誉为“夜郎都邑之乡”,木城郎岱古镇被誉为“夜郎国都前宫”,很多的学者都认为这里是夜郎国的首邑。爿羊柯江区境内的老王山原名叫郎山,因山崖上形似月牙般的月亮洞中埋有夜郎老王和王妃而得名。茅口九层山的来历,就与夜郎国兴起来的爿羊柯国都有关。相传,夜郎王希望选择有100座山峰的地方建都,因他看到爿羊柯江打铁关一带山峰重重叠叠,云遮雾绕,恰似大海的波涛,汹涌澎湃,非常有帝王基业气势,于是夜郎王站在中央山头上数山峰,数来数去只有99个,哪知他竟将脚下站着的一个漏数了,为此他只好非常遗憾地将夜郎国都建在美丽壮观、气势磅礴的爿羊柯江畔。
  从这一带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奇特神秘的爿羊柯江、大补王寨、古驿道、古驿站、爿羊柯古国的女阴图腾、爿羊柯江畔硕大的王子坟、古烽火台、“文武官员到此下马”的古石碑,无不显示出夜郎王侯的气势和风度。
  另外,茅口一带的老百姓发现的西汉时期的青铜酒杯、青铜手镯、银质针线盒,月亮洞中发掘的夜郎王、王妃遗骸和陪葬的陶釜都证明了茅口是夜郎古文明中心所在。茅口古镇的老百姓修房挖屋基时发掘了连片铺道路的大青砖。不难想象,如果茅口不是夜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的中心,绝不会用在当时算是高档豪华的大青砖来铺道路。贺国鉴先生告诉记者夜郎王国的首邑也可从水道进行对照考察。
  据《安顺府志》,月亮河在(今六枝)城北20里,流到安南(今晴隆)属而入茅口河。郎岱、镇宁、归化(今紫云)之西北,盖属夜郎。由此可得出郎岱即古之郎山,夜郎由此而得名。由此看来,夜郎国的首邑在今六枝特区月亮河流域,并根据“夜郎临爿羊柯江”的文献记载,茅口是夜郎水运的起点。

凭面相能认定夜郎王室后裔
  据熊宗仁介绍,茅口的河塘城村有一支夜郎王室后裔。木城村坐落在雄山奇水之间,右傍老王山,左临爿羊柯江,依山傍水。这个村有100多户人家,村口有一棵千年石榕,密密匝匝裸露在地面的根须有8.5米长。
  这里民风淳朴,好客热情,尤其是年轻的姑娘媳妇,端庄大方,言谈举止优雅得体。更令人惊奇的是,爿羊柯江一带属亚热带气候,海拔低,日照强,这一带的人们肤色黝黑,而惟有木城村的姑娘五官端正、粉脸桃腮,身段优美,长得十分漂亮。尤其是姑娘们柳眉杏眼,水灵动人,白玉般的牙齿和仙桃般的红唇再配上浅浅的酒窝,一颦一笑气度不凡,大显王室遗风。
  旅游开发专家汪朝阳先生经多次实地考察认为,这里三面环山,惟有险峻的打铁关地势险要。爿羊柯江解决了古代水运和生产生活用水,两岸土地肥沃,盛产甘蔗、水果、蔬菜、花生,的确是利用天险屯兵建都的好地方。
  据司马迁《史记》记载,“夜郎者临爿羊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爿羊柯江就是六枝的月亮河,从各方面情况看,这一带具有建立都邑的条件。再说这里的姑娘,长相气质与爿羊柯江其他地方的人大不一样,这可能是遗传基因和宫廷遗风形成的。这里的人可能是夜郎王室的后裔。

夜郎古都一直在变
  贵州民族学院的王子尧教授告诉记者,从研究来看,夜郎的国都好像到处都是,除了沅陵、广顺、茅口等3个地方,牵涉到贵州省境的还有安顺、镇宁、关岭、贞丰、桐梓、贵阳、石阡、黄平、铜仁和云南省的宣威、沾益、曲靖,以及湖南省的麻阳等地方。于是有的学者就独辟蹊径,指出:既然在各地都发现有相关文物,证明该地为夜郎古都,这是否说明夜郎都邑处在一个不断变迁的过程,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  


失落的文明——“夜郎”
  我们现在所指的夜郎通常有两种含义:一是指战国秦汉时期的夜郎;二是指上溯与它有关的古柯,下延至夜郎灭国以后汉晋直至当今。
  夜郎是我国秦汉时期在西南地区由少数民族建立的一个国家或曰部族联盟。西汉以前,夜郎国名,无文献可考。夜郎之名第一次问世,大约是在战国时期,楚襄王(公元前298年一前262年)派“将军庄跃溯沉水,出且兰(今贵州福并县),以伐夜郎王”,“且兰既克,夜郎又降。(常琼《华阳国志·南中志》)
  这时,人们方知西南有一夜郎国。其存在的上限似难确定,下限则被认为是在汉成帝河平年间(约公元前27年)。这一年,夜郎王兴同胁迫周边22邑反叛汉王朝,被汉使陈立所杀,夜郎也随之被灭。这朵古代文明的奇葩尽管过早地凋谢了,而它的影响却历久不衰。
  夜郎人几乎都是侗族人,只是因上一代不知什么原因弄错了,几乎全被变成了汉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