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通史] 从《红鬃烈马》看王宝钏和薛仁贵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50
13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2:43:38


    正如每一袭华美的睡袍里都必然爬满了虱子,每一段传奇爱情背后也都有不忍卒读的真相……
  
   王宝钏和薛平贵的名姓很多童鞋可能都听过,王宝钏十八年苦守寒窑的光辉事迹大概也有不少人晓得。台湾星光大道冠军徐佳莹有一首蛮好听的歌叫《身骑白马》,里面有段歌词:“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我改换素衣,过中原,放下西凉无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就是改编自京剧《红鬃烈马》的《武家坡》选段,说的是薛平贵策马中原,接苦守寒窑十八年的宝钏姐去做皇后,以享荣华富贵。
  
   当初听到的时候,感动到内牛满面啊!这男人太Man了有木有!为了心上人仗剑走天涯有木有!并且单骑白马,身着素衣,风度翩翩有木有!如果有个人这样对我我就嫁了有!木!有!!!
  
   可是姑娘们哪,毛主席怎么说来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王宝钏是去做了皇后了,可她做了十八天就死了乃们知道吗?她不是一宫独大的皇后,薛平贵还另娶一个妻子和她平起平坐乃们知道吗?薛平贵接她去做皇后之前,对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乃们知道吗?!!!
  
   相传,王宝钏是唐朝宰相王允的三女儿,她抛绣球选婿,砸中薛平贵。王允嫌薛平贵当时是个乞丐,悔却前言。王宝钏力争不果,与父三击掌断绝关系,随薛平贵投奔寒窑。新婚三天,薛平贵就从军征战,远赴西凉,临行前,仅为宝钏留下了十担米八斗柴。王宝钏苦守寒窑18年,贫病困顿,只盼薛平贵功成名就,衣锦还乡。薛平贵历尽风险,后来凭借娶了西凉国公主玳瓒,当上了西凉国的国主。
  
   18年后,王宝钏托鸿雁传血书一封,寄与薛平贵,诉说苦守之情,他才回中原与宝钏寒窑相会。薛平贵看到妻子时,宝钏正在挖野菜,他并不急着相认,反倒假扮他人,调戏宝钏,以验证她是否忠贞。宝钏坚贞自守,通过了考验,薛平贵于是接她回西凉,封为皇后,与玳瓒公主姐妹相称,不分大小。王宝钏感恩戴德接受诰封,战战兢兢拜见公主,心安理得坐上皇后位,十八天后,宝钏病逝,死因不详……
  
   关于王宝钏的死因,众说纷纭。上面也有筒子提到了阴谋论,即被玳瓒公主谋杀……也有说法是死于抑郁……还有说是被撑死的,囧!关于这个,后面会提到。
  
   甭管王宝钏是肿么死的,我都想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守了十八年节,享了十八天福,况且还有个平起平坐的玳瓒公主杵在那儿!!!这种故事是为毛要被世代传颂,还要把宝钏塑造成贞洁烈女,恨不能竖个牌坊天天拜啊,难道不觉得这女人要么偏执狂,要么受虐狂吗?至于男的,槽点太多,我已经吐槽无力了……

  下面是科普时间

  =================================================================
  
   薛、王故事的出现,最早约在唐、宋之际,因此,较多的看法认为它是薛仁贵与迎春故事的演变,因为演薛、王故事的《武家坡》,与演薛、柳故事的《汾河湾》情节十分相似。过去持这一观点的较普遍,今天也仍大有人在。
    
  
   薛仁贵历事唐太宗、高宗两代,战功显赫,爵位甚高,文书有载,确有其人。
      
   唐史上并无薛平贵,其人何以现于舞台?据老辈艺人中流传,某年山西一富户为母庆寿,邀请堂会,演出《汾河湾》等戏。宾客散后,其母询问班主薛仁贵与柳迎春最后的结局,班主回称,据师祖传下的话,薛柳寒窑相见后,仁贵因军务在身,不敢久留,数日后又别妻回到军中。柳氏思夫心切,病逝寒窑。富母听后悒悒于怀,恹恹成病。富子心急如焚,重金礼聘名医为之诊治,百药无效,经一再探问起病根由,名医大悟,便说“心病还须心药医”。于是,富子悬巨赏征求薛仁贵夫妻团圆的剧本。某文人为不违反历史,杜撰了一位“薛平贵”,剧名《王宝钏》,情节与上演的薛仁贵戏大同小异。如薛仁贵柳家庄招亲,薛平贵王府为婿;柳员外嫌贫爱富将仁贵、迎表逐出家门,平贵、宝钏因受王父冷 眼相待而双双出走;仁贵与平贵两对夫妻皆困居寒窑,为生活所迫而投军;离家十八年的薛仁贵在汾河 湾会妻,分别十八裁的薛平贵在武家坡夫妻相见。为了迎合富母的心态,薛平贵登上了西凉国的王位,王宝钏成了正宫皇后,夫荣妻贵,大团圆结局。演出后富母大喜,病亦霍然而愈。自此之后,京剧舞台上使出现 了一个薛仁贵,一个薛平贵,“两薛并存”,相安无事。
    
   另一种说法是认为薛平贵即是后晋石敬塘,见于近人崇彝的《道咸以来朝野杂记》。其说云:薛平贵、王宝钏故事,计由花园赠金、彩楼配、三击掌、探寒窑、平贵别窑、赶三关、武家坡、银空册、算粮大登殿为止。石为后唐李氏婿,又为契丹所立,国号晋,即戏中由西凉归来即皇帝位;其岳父丞相王允,实指长乐老冯道,故薛平贵实乃石敬塘之化名。但考证,石敬塘实为后唐明宗李嗣源之婿,而这里既称他是李氏婿,不知为何又拉到冯道身上。所以,其事虽略有相符,看来却有穿凿附会之嫌。
  
   目前为人们熟知的王、薛二人的掌故,多来自京剧《红鬃烈马》,共包括13场折子戏,分别为花园赠金、彩楼配、三击掌、闹窑降马、别窑投军、误卯三打、母女会(探寒窑)、鸿雁修书、赶三关、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有些筒子可能比较熟悉《三击掌》,《武家坡》,《大登殿》这三折,因为这三折是名选段,现在《红鬃烈马》的京剧演出多以这三折为主。
  
  上面说到王薛二人的传奇爱情故事梗概,当然,这个传奇爱情作为一朵爱情奇葩,绝不会如此粗线条。这一传奇后被改编为折子戏《红鬃烈马》传世,全本共十三折,其中《三击掌》,《武家坡》,《大登殿》三折更是奇葩中的奇葩,现将其中部分唱词摘录如下:(楼主有适当删节~~~)
  
   《三击掌》选段:这一段是王宝钏绣球砸中薛平贵后与父亲王允的对白。
  
  王允:我的儿本是丞相女,就该配济世安邦定国臣。
   【古代讲究门当户对撒~】
  
  王宝钏:张良、韩信与苏秦,俱都是安邦定国臣;
   韩信乞食于漂母,登台拜帅第一人;
   商鞅不中苏季子, 在六国封相人上人
  【恩,小妮子有文化,道理讲得确实不错】
  
  【争辩中。。。省略N句。。。。】
  
  王允:奴才说话言语拧,句句顶得父心疼。
  
  王宝钏:非是孩儿言语拧,爹爹为何你要退婚?
   【重点来了!】
  
  王允 :要退要退偏要退!
  
  王宝钏:不能不能万不能!【这父女俩还真可爱o(╯□╰)o】
  
  王允 :你若不把亲事退,两件宝衣脱下身。
  
  王宝钏:难道爹爹你……就无有父女之情了么?
  
  王允:只要我儿将这门亲事打退,慢说这两件宝衣,就是府下的金银也任儿搬取。
   【看看吧,你爹是心疼你啊~】
  
  王宝钏:儿不要了!全不怕笑你无信人。
  
  王允 :笑为父何来?
  
  王宝钏:笑爹爹嫌贫爱富。
   【好!姑娘有志气!可你爹不是怕你吃亏吗?!】
  
  王允 :为父嫌贫爱富,我为的是哪一个?
   【额(⊙o⊙)…是呀,为的谁呀?!】
  
  王宝钏:女儿不知。
   【擦!你除了知道抛绣球还知道什么?】
  
  王允:就为的是你这小奴才。
   【听到没!还不是为了你!】
  
  王宝钏:女儿之事,何劳爹爹挂念,你……与我坐定了!
   若是母亲百年后,女儿是披麻带孝人。
   倘若爹爹身亡故,宝钏不来哭半声。
   【这说的是人话吗?宝钏妹纸,你跟薛平贵都不认识呀,就为了抛个绣球砸中了人家,你就非嫁不可,连你爹都不认了?这种话也说得出口?这时候你怎么不讲三从四德了?在家从父啊你知不知道!!!】
  
  王宝钏:父不信与儿三击掌,
  
  王允:活活气坏年迈人。
   【唉。。做老爹的真悲催。。有这样一个脑子被门夹了的女儿~】
  
    这一唱段中,奇葩宝钏妹纸表现出了如下优点:
  
  一、忠贞(对象是个不认识的男人~)
  
  二、不嫌贫爱富(嗯嗯,这个。。。表扬一下吧)
  
  三、勇敢(可不,相府千金决定下嫁寒窑了,还不要他爹一分钱!)
  
  四、伶牙俐齿(“倘若爹爹身亡故,宝钏不来哭半声。”看看,多会说话,把你爹噎住了吧,真本事!)
  
   以上,我只想困惑地问一句三贞九烈,三从四德的宝钏姐:“你是没见过男人吗?!!!

  ===========================我是吐槽点的分割线===========================

   上面有很多筒子提到,宝钏妹纸是痴情女子遇上了负心汉,她本身守节木有错,错在看错了人,在那个年代她木有选择,只能贞静自守,等待夫君归来。

   楼主想说,这姑娘放在任何年代都是自找的哇~!不怨时代!不怨点背!甚至不能怨遇人不淑啊!丫守节木有错,可丫守节的动机是毛啊?!!!
  
   绣楼选婿,砸中乞丐薛平贵,她的父亲要悔婚,她就骂父亲嫌贫爱富。

   她爹说:“为父嫌贫爱富,我为的是哪一个?就为的是你这小奴才。”接着又说:“只要我儿将这门亲事打退,慢说这两件宝衣,就是府下的金银也任儿搬取。”这是嫌贫爱富吗?这是心疼你,不想你堂堂相府千金嫁给个花子受苦好不好!!!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里倒不是说宰相的女儿不能嫁乞丐,但要有前提哇~~!如果俩人是真心相爱的,甭管是乞丐也好,王子也罢,甚至你是个ET,楼主都举双手双脚赞成你俩冲破重重阻碍,化成蝴蝶飞走吧~~~~~~~~~
  
   问题在于!宝钏妹纸并不认识薛平贵啊!!!她这么贞烈是为毛?好吧,她一定是极守三从四德的大家闺秀~~~可是人家又对她爹说了:“女儿之事,何劳爹爹挂念,你……与我坐定了!若是母亲百年后,女儿是披麻带孝人。倘若爹爹身亡故,宝钏不来哭半声”。。。。。。。这这这。。。我要是她爹,也不认这个女儿!情何以堪呐!!!这是一讲究三从四德的姑娘说出来的话吗?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还没嫁呢,你是摆的哪门子痴情谱啊~!
  
   这妹纸,为个未谋面的花子三掌击断了父女情,不是坚贞,也不是痴情,丫是思春把脑子思坏了!!!!!!!!
  
   前面说到奇葩之万年脑残女的精华荟萃《三击掌》选段,接下来说说奇葩之千古渣男薛平贵的丰功伟绩《武家坡选段。正所谓,奇葩对奇葩,乐融融一家,借用八卦一句名言:真心希望他俩一辈子这样过下去,千万别离了祸害别人。。。。。。。。。。
  
   《武家坡》选段:这一段是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后,与薛平贵刚刚相认时的对白。
  
  王宝钏:军爷敢是失迷路途的?
   
  薛平贵:亦非失迷路途,乃找名问姓的。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宝钏。
  
  王宝钏:哎呀,且住!想我夫妻,分别一十八载,今日才得书信回来。
  本当向前接取,怎奈衣衫褴褛。若不向前,书信又不能到手!
  这?这便怎么处?
  啊,军爷! 【恩,这段描写很真实嘛,所谓近乡情怯~】
  
  薛平贵:哦!莫非就是薛大嫂? 【冒充不认识,囧!】
   
  王宝钏:不敢,平贵之寒妻。军爷拿书信来。
  
  薛平贵:请稍待!
   哎呀且住!想我离家一十八载,也不知她的贞洁如何?
   我不免调戏她一番,她若守节,上前相认。
   她若失节,将她杀死,去见玳瓒公主!
   【我。。。言语已经不能表达此刻的感受!他自己取了别国公主,吃了十八年软饭,现在好容易回家,见到为他苦守十八年,寄血书诉艰辛的发妻在挖野菜,首先想到的居然是。。。验贞洁!!!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病!】
  
  薛平贵:(腰中取出了银一锭,将银放在了地平川。)
   这锭银子三两三,送与大嫂做养奁
   买绫罗、做衣衫、打首饰、银簪环
   我与你少年的夫妻就过几年那
   【好吧,反正观众都知道你不要脸了,你继续。。。】
  
  王宝钏:咄!这锭银子我不要,与你娘做一个安葬的钱
   买白布,缝白衫,买白纸,糊白幡
   落一个孝子的名儿满天下传。
   【内牛满面!!!这姑娘全剧就说了这一句人话~】
  
  薛平贵:是烈女就该在闺房
   因何来在大道旁?
   【这世上真有这样的男人吗?你老婆快饿死了,出来挖野菜,你想到的是。。。烈女就该在闺房?】
  
  薛平贵:为君起下不良意,
   来来来,上马,一马双跨到西凉那
  
  王宝钏:哎呀!一见狂徒近了前,若有巧计在心间
   一把黄土抓在手,咄!(扬手抛土)
  
  薛平贵:哎哟!(捂眼)
  
  王宝钏:急忙跑回那寒窑前!
  
  薛平贵:哈哈哈哈!好个贞洁王宝钏,徒然为我受熬煎。
   妇骑马来,夫下赶,夫妻相会寒窑前。
   【这货真好意思啊!】
  
  王宝钏:前面走的王三姐
    
  薛平贵:后面跟随薛平贵
  
  王宝钏:进得窑来把门关
  
  薛平贵:将丈夫关至在窑外边
  
  王宝钏:先前说是当军汉,如今又说儿夫男
  若得夫妻重相见,说不明来见面难

  【杯具啊!丈夫长神马样你都不记得了,请问你到底是在守神马节啊?!】
  (后面Balabala解释了一堆,终于王宝钏相信了,放薛平贵进门。)
  
  薛平贵进门后,真正的狗血才徐徐拉开帷幕,前面都素毛毛雨啦~~~
  
  后面的同学请自备:
  一、    避雷针
  二、    冻豆腐
  三、    马桶
  功用自个儿琢磨。。。。。。
  
  王宝钏:果然是儿夫转回还。
      开开窑门重相见,
      唗!
      我儿夫哪有五绺髯?
  【妹纸,都十八年了,少年都变大叔了,还计较这点胡纸,你不知道岁月是把杀猪刀吗?】
  
  薛平贵:三姐不信菱花照,
      不如当年彩楼前。
  【额(⊙o⊙)…这话真歹毒啊~!】

  王宝钏:寒窑内哪有菱花镜?
   
  薛平贵:水盆里面。
   
  王宝钏:水盆里面照容颜。
      老了!
      啊!容颜变!
      十八载老了我王宝钏。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原本对这个女人翻了多少个多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白眼,这一刻也只想随她说一句:十八载老了王宝钏~这短短几个字,十八年艰辛恍然而过,可悲可叹!】
  
 (哀叹之后,开始叙旧。。。。。。。。。。。)
  
   王宝钏:十八年作的什么官?
  
   薛平贵:吓,为夫千里而回,不问我“茶饭”二字
   【这货刚才没看见宝钏挖野菜吗?还“茶饭”?!】
   就问我作的什么官,难道你吃官穿官不成?
   【囧囧囧!她堂堂宰相千金,嫁给你个花子,就为了十八年后吃官穿官?她曲线救国吗?】
  
  王宝钏:你进得窑来,也不问妻子“饥寒”二字。
    
  薛平贵:我临行之时,有安家度用。十担干柴,八斗老米。
   【天雷滚滚!!!十担干柴,八斗老米,慢说是吃,就是数也数完了啊薛先生!!!你肿么这么不要脸!!!】
  
  薛平贵:就该去借。
   
  王宝钏:哪里去借?
   
  薛平贵:相府去借。
    【薛童鞋,你妻子为了与你相守,十八年前就与娘家断了往来了,你莫不是健忘咩?】
  
  王宝钏:自从你走后,我不曾进得相府。
   
  薛平贵:哦?你不曾进得相府?
   
  王宝钏:是的。
   
  薛平贵:好有志气!告辞。
   
  王宝钏:哪里去?
   
  薛平贵:去至相府算粮。
   【请问你要怎么算?!!!相府欠你的还是该你的?!杯了个具的王相爷,好容易把个闺女养到豆蔻年华,水仙葱儿似的,就叫你给拱了。你岳父大人正等着跟你算账捏好不啦?!】
   
  王宝钏:我爹爹他病了。
   
  薛平贵:他得的什么病?
   
  王宝钏:他是见不得你的病。
   
  薛平贵:哦?他见不得我?有日我身登大宝,他与我牵马坠蹬,呵呵!我还嫌他老呢!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肿么还不收了这孽障!!!】
  
(叙完旧了。。。开始献宝。。。)
  薛平贵:在头上整整掩毡帽,身上斗斗滚龙袍。
     怀内取出藩王宝
   【就是你倒插门西凉公主换来的玉玺撒?~】
     三姐拿去仔细瞧
  
  王宝钏:用手接过番王宝
   【可要看仔细了,这是你老公十八年的软饭成果啊!】
   宝钏用目仔细瞧。
     迈步撩衣忙跪倒,
   君王面前讨封诰【跪的真利索~】
  
  薛平贵:下跪何人?前来则甚?
  
  王宝钏:王氏宝钏,前来讨封。
  
  薛平贵:你在武家坡前骂得我好苦。我是不封你的!
   【神哪!请你做做好事,劈了这货吧~吧~吧~吧~】
  
  薛平贵:三姐不必把脸变,
      有个缘故在其间。
      西凉有个代……
  
  王宝钏:带什么来了?
   【啊呸!十八年了他都没惦记过你,好容易见到了,惦记的还是你的贞洁,你还指望他带神马回来?】
  
  薛平贵:西凉国有一个玳瓒女,
   她保孤王坐银安。
   【唉!观众盆友们都知道你吃软饭倒插门了,你不用再自己强调了,真的!】
  
  王宝钏:西凉国有一个女玳瓒
   她的恩情比我贤。
      有一日登龙位,
   她为正来奴为偏
   【矮油~您瞅人家这觉悟~真叫俺们这群痛骂小三的八卦ers汗颜哪~嗯嗯,WSN最爱这种调调咯~宝钏妹纸,加油哦~很快你就会成为杂谈之花了!】
    
  薛平贵:讲什么正来论什么偏,
      你我结发比她先。
      有朝一日登龙殿,
      封你朝阳掌正权。
   【得!这位还觉得自个儿挺有情有义~在玳瓒公主的地盘上封王宝钏为后,这大脑沟回究竟是咋长的呀~】
  
  王宝钏:叩头忙谢龙恩典,
      十八载守成龙一盘。
   【囧!瞅人这正室当的!】
  
  薛平贵:平贵离家十八年,
   
  王宝钏:受苦受难王宝钏。
   
  薛平贵:今日夫妻重相见,
   
  王宝钏:只怕相逢在梦间。
    
  王宝钏:(白)薛郎!
   
  薛平贵:(白)三姐!
   
  王宝钏:(白)随我来呀!
   
  薛平贵:(白)来了!
  
  《武家坡》一段,薛平贵锦衣归来,如王宝钏这十八年来日日翘首企盼的一样。
  
   只是,面对这样一场迟到十八年的重逢,这样一场耗尽了一个女人一生的岁月与美丽的重逢,面对这样一个消磨了悲喜冷暖,不为赎罪,反倒验起贞洁的男人,这样一个在外早已软玉温香在怀,归来还要趾高气昂施舍发妻一个名分的男人,旁观者都看得悲愤不已,女主角却喜孜孜的“叩头忙谢龙恩典,十八载守成龙一盘。”
  
   宝钏妹纸,他拿出西凉王印在曾经的相府千金跟前百般炫耀,典型的凤凰男得势的嘴脸~并且这印,是他给西凉公主做了驸马换来的呀!你怎么!还拜得下去?!这后位!你怎么坐的心安!
  
   张爱玲对这段戏有非常精辟的论述,她这样写:“《红鬃烈马》无微不至地描写了男性的自私。薛平贵致力于他的事业十八年,泰然地将他的夫人搁在寒窑里像冰箱里的一尾鱼,有这么一天,他突然不放心起来,星夜赶回家去。她的一生的最美好的年光已经被贫穷与一个社会叛徒的寂寞给作践完了,然而他以为团圆的快乐足够抵偿了以前的一切。他不给她设身处地想一想——他封了她做皇后,在代战公主的领土里做皇后!在一个年轻的,当权的妾的手里讨生活!难怪她封了皇后之后十八天就死了——她没这福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