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八卦] 杨素:魔鬼 还是天使?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85
29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1:26:15
  大唐证圣三年,一代女皇武则天下了一道很严厉的诏书,宣布前代的隋朝权臣杨素包括他兄弟的子孙后代,都不得留在长安担任京官及充当侍卫。
  诏书一下,杨素一门后辈侄孙如杨元禧、杨元亨、杨元帏等一股脑被贬出京城,发配到边远荒凉之地担任地方小官。
  事情的缘由是曾担任武则天御医的杨元禧得罪了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怀恨在心的张易之于是便找机会对武则天大吹枕边风,说杨素父子在隋朝时并不忠心(“有逆节”),他的子孙后代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适合留在天朝大唐仕官。
  做君主的最担心的正是臣子不忠,尤其是武则天这种“逆天而行”的女主,武则天一怒之下,也顺便为了安抚“男友”,便下了这道诏书。诏书中有两句评论杨素一生的话最是触目惊心:生为不忠之人,死为不义之鬼。
  凭心而论,事情的起因虽与政治斗争有关,但诏书的内容却基本上代表了唐人对其前朝——短命的隋朝——兴亡成败原因的基本认识:从唐太宗以来,大唐的君臣们都一致认为,隋朝之亡与隋炀帝的过份折腾有关,而鼓捣隋朝改易太子,让好矫饰、爱折腾的杨广登上皇位的权臣杨素正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也确实,大隋朝在开国君主隋文帝的治理下,国力强盛、民生富足,对外,没费什么力气就让强盛一时的突厥俯首称臣,对内,二十几年积累起来的粮食、布匹等经过隋末反王李密、王世充们源源不断的掠夺,一直到大唐贞观年间都还没有用完。这样一个强大而富足的国家经过败家子杨广短短十几年的折腾生生给折腾到亡国,把杨广一手推上太子位置进而继承为帝的隋朝一号权臣杨素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杨素性格复杂,身份多样、能文能武,堪称全才。他既是大隋朝“功臣莫居其右”的一时人杰,亦是朝堂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头号权臣,但他最后在史书上留下的评价却是陷害忠良、打击异己,“致国于倾危”的一代权奸,在民间各种评书、戏曲传说中亦是铁板钉钉的白脸奸臣。
  在喜欢给历史人物脸谱化的中国,杨素的白脸形象似乎已难再改,然而,在拨开历史的层层迷雾之后,我们又发现,杨素似乎长有另外一幅完全不同的脸谱,他宽容大度、不拘小节,不但是善于挖掘人才的伯乐,更是接连促成几段爱情佳话的好人,隋唐之际产生的“破镜重圆”、“风尘三侠”、“牛角挂书”等几段佳话皆与他的名字挂上关系。
  在杨素身上,我们似乎可以看到天使与魔鬼两幅截然相反的面孔!

冷血名将
  杨素跻身历史舞台,最初凭的是以武人身份立下军功。
  作为大将,他的统兵作战方法十分独特残忍,每次大战前都要在军中借故找一些犯错的士兵出阵斩首,多者百余人,少者也不下十几个。还未开打,己方这边就先人头齐刷刷落地,流血盈前,杨素却能做到眉头都不皱一下,照样谈笑自若,而他这样做的目的竟然是为了鼓舞士气。
  两军对阵,他从不指挥整军压上,而是先派个一二百人上去厮杀,务必要求取胜,不能取胜而败下阵来者,无论剩下多少人,立刻全部斩首于阵前。继而再派几百人上去厮杀,如前而战,不能取胜的再全部斩首,直到取胜为止。
  这种极为罕见的战法,历代兵法中唯有《尉缭子兵法》曾提过,但将之用于实战的,仅杨素一人而已。这种战法历代以来虽一直为人所抨击,然而却令杨素终其一生,历经百战,罕有一败,因为在死亡的驱使之下,他的手下战士只要上阵必抱定必死的决心,反而更能激发内心的战斗意志,故此所向无前。
  杨素的后人继承这种打仗不要命的家风,也曾为大唐开疆拓土献出一份力气,杨素侄儿杨弘武曾参加了唐太宗征伐高丽的作战。整体而言,英明神武、打仗能力被视作历代帝王之中佼佼者的唐太宗对整个征辽作战亦是办法不多,但是杨弘武的骁勇却让他眼前一亮,以至大唐天可汗都连声赞叹:“越公儿郎,故有家风矣!”
  这种冷酷的战法也得到大唐名将李靖一定程度的认可,李靖曾得到过杨素的提携,他在自己的兵法《李卫公兵法》中曾如是道:“古之名将,十卒而杀其三者,威振于敌国;杀其一者,令行于三军。”当然李靖有没将这种战法引入自己的实战中就不得而知了,但李靖在大唐一朝往往凭少数人马即能取得巨大胜果却是不争的事实。
  凭着这种残忍的战法,杨素统兵战无不胜,甚至,在跟突厥这种天生的骑兵作战时,杨素都豪气冲天,居然放弃常规的车战战法,直接跟突厥比拼骑兵对骑兵的正面交锋,一仗打得突厥达头可汗的十万铁骑号哭而去。
  隋朝素有四大名将之说,分别为韩擒虎、贺若弼、杨素、史万岁,但是头两人只在统一南北的作战中狠狠闪光了一把,之后就几无出场机会,史万岁经历坎坷很少有机会独当一面,只有杨素一人,终大隋一朝,无论是内定叛乱还是外击强敌,始终行走在战斗的最前沿,而且从无失手,每战必胜,令大隋帝国四面平静,边塞无烟。
  宋朝有一本著名的兵书《何博士备论》在谈到杨素时曾曾由衷地赞叹:“素之兵未尝小衄,隋功臣无与比肩者,其为烈亦至矣。”
  凭借战功的不断累积,杨素很快荣升到尚书右仆射(相当于右丞相)的位置,与隋朝第一名臣高颎共掌朝政,成为朝臣中的二号人物。
  然而,杨素尽管打仗厉害,号为名将,但至于治国理民就远非其长了,尤其是跟高颎相比,在政务方面他就远远不如。从这个时候开始,为了谋求更高、更荣盛的地位,杨素努力钻营,大耍奸计,由“功臣莫居其右”的一时人杰,来了个华丽的转身,向“致国于倾危”之一代奸雄转变。


一代权奸
  翻开《隋书》,有个现象令人不得不关注,那就是在列传中排名靠前的十几号人(都是主要功臣),几乎没有一个落得善终,究其原因,乃是因为隋文帝虽有雄才大略,却一向刻薄猜忌,加上大隋江山本是从北周的孤儿寡母手上夺来,名不正言不顺,故此隋文帝向来对群臣防范很深,晚年猜忌尤重,一干重臣,先后以各种小毛病或斩或黜,最后连被隋文帝视若亲子的“真宰相”高颎都无法避免。功臣之中,唯独杨素没有遭到厄运,反而一路高升,成为头号权臣,其个中原因,不得不察。
  从隋朝名将史万岁之死,可瞧出杨素行事之阴狠毒辣。在隋朝四大名将里数史万岁经历最为特别,因为他完全是靠着一刀一枪从底层干起才有此地位,但是这样一个百战名将,在杨素陷害之下,竟是以在众目睽睽的朝堂之上被当场活活打死的方式落幕。
  史万岁曾作为杨素的副手参与平定江南的叛乱,因战功卓著得到一步步高升,后来突厥犯塞,他被授予跟杨素等同的军权统兵出战,立下比杨素高得多的军功。杨素忌其功劳在己之上,便向隋文帝献馋说其实突厥人早就投降了,史万岁完全是为了邀功而向毫无准备的突厥人进攻,结果史万岁不仅有功不赏,反而在隋文帝心里留下极恶劣的印象。
  随后,借着隋朝太子杨勇被废一事,杨素假称史万岁没有在朝堂上候旨,而是跑去拜谒东宫。是时隋文帝正在追查太子余党,一听此言,怒火攻心,立即将史万岁传来定了一个“怀诈要功”的罪名,命人当堂活活打死。
  史万岁之死,如李广将军自杀一样,消息传出,天下之人,知与不知,莫不为其鸣冤流涕。从这个事件即可看出,杨素之“奸”已经到了怎样一个地步。
史载,杨素当政后,朝臣中稍有不肯附和者,即便至诚体国如名将贺若弼、史万岁者,如名臣高熲、李纲、柳彧者,都遭到杨素的暗中陷害排挤。很多同僚之所以下马,背后总能看到杨素施展黑手在运作,更有一些人,因为十几年前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得罪过杨素,也被当权后的杨素找到机会公报私仇、打压报复。
  然而,杨素一生最大的罪名并非上述这些案例,而是改易隋朝太子一事。
  隋文帝与独孤皇后一共生有五个儿子,长子杨勇在隋朝立国之初即被立为太子,后来的隋炀帝杨广排行第二,帝位本没有他的份,但他通过与权臣杨素勾结,终于将哥哥搞下马,夺得了这个本不该属于他的帝位。
  杨勇当了二十年太子,其实并无大过错,除了花钱稍微大手大脚一点之外,如果他能顺利继承皇位,最多生活奢侈一点外,应该能将富足而强大的隋朝国祚延续下去,至少不至于像二弟杨广那样落得个二世而亡。
  他一生最大的缺憾即是碰到了一个极品的老娘。那老娘独孤皇后奇妒无比,不但不让自己的皇帝老公染指其他女人,连做臣子的跟小妾生了儿子都能惹得她醋意大发,因此即便自己儿子的感情问题也要吃醋,因杨勇基本上没跟正妻有什么感情反而跟小妾们生了一堆儿女,万恶淫为首,杨勇在她眼里简直成了荒淫好色的夏桀商纣的代名词。
  隋文帝这个著名的“妻管严”患者向来是惟老婆马首是瞻,加上他本人一贯勤俭节约(甚至可说小气吝啬),对杨勇的很多做法也看不惯,因此对长子杨勇的印象自然越来越差。
作为杨广一党的权臣杨素,便是抓住这难得的一点空隙,不停地诋毁太子杨勇,不停地在隋文帝耳边鸹噪杨勇这个不是那个不是;另一边又不停地暗示晋王杨广如何的贤如何地好(生活作风优良、不听歌不泡妞、礼贤下士、孝敬父母等)。久而久之,杨勇便成了比刘阿斗还昏庸、比陈叔宝还败家,将来早晚会断送大隋江山的不合格储君,而晋王杨广则毫无疑问成了唯一适合接替他的人选。
  公元702年,隋朝改易太子一事终于尘埃落定,杨勇被取缔太子身份,废做“庶人”(连普通皇子的身份都没有了),未来将使劲折腾大隋朝一直折腾到亡国的杨广,正式做了太子,历史,在杨素一手操纵下,狠狠地拐了个大湾。
  杨素在这个过程中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注定了他今后一生都只能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被千秋万代的人们所唾骂。唐太宗曾在一道《谕侍臣绝谗构论》中痛斥杨素:“隋太子勇抚军监国,凡二十年,早有定分。杨素欺主罔上,贼害良民,使父子道灭,逆乱之源,自此开矣。”
  杨广做了太子,他的其他兄弟马上有人表示不服,杨广立刻又联络杨素,由杨素出面,罗织罪名,将三弟蜀王杨秀废做庶人。
  满朝文武,除了驸马梁毗还敢上书弹劾,已无一人敢出头,梁毗怒斥:“太子,蜀王两位皇子被废罪之日,百僚无不震竦,唯杨素反倒扬眉奋肘,喜见容色,此乃利国家有事以为身幸也。”
  然而,杨素权势已极,终无法被撼动半分。
  最后,连隋文帝之死,都与杨素挂上关系。
  关于隋文帝之死,史书虽然闪烁其词,并没有明言说是被杨广所弑。但是综合来看,杨广一党终究难逃嫌疑,而作为杨广首席帮凶的杨素,一直被视作具体行动者,受到后人万世之唾骂,武则天诏书里说他“生为不忠之人”指的正是此事。

奖掖后进

  除了频送美女,成就几段爱情佳话外,杨素还以其罕见的识人眼光,接连赏识提拔了很多后辈新人。
  由于虬髯客的故事过于诡异离奇,故此跟这个故事相关的红拂女是否真实存在一直受到后人的质疑,但是不管怎么说,由于有成人之美的先例,即便红拂女的故事只是人们臆造的一段传说,杨素不爱美人识英雄的做法确实是深入人心的,所以故事的背景不会发生在别人身上,只能发生在杨素身上。
  真实历史中,“风尘三侠”主角之一的李靖年少时确确实实曾得到过杨素的格外关照。李靖乃是与杨素并列隋朝四大名将的韩擒虎之外甥,有这层关系,李靖从小就有很多机会与包括杨素在内的前辈见面。时任左仆射(相当于左丞相)的杨素尽管暗地里一直嫉妒跟自己同列的其他三位名将,但对后辈的李靖却非常看好,曾手抚自己的座位对李靖道:“你这小子,前途无量,将来早晚是要坐我这个位置的!”
  另外一个被杨素提携过的后生乃是“牛角挂书”这一典故的男主角——李密。李密在隋末唐初这段历史中绝对是个风云人物,最巅峰期手握天下一半以上的精兵强将,“威之所被半天下”,隋唐评书里最著名的几个主角如秦琼、单雄信、徐茂公(徐世勣)、程咬金、王伯当等人无不作为他的帐下鹰犬为他东征西讨。
  但是,李密在拥有这份家业之前,在大隋朝尚未崩溃之前,曾有极端落魄的时候,正是在他前途最黯淡的时候,因坚持不懈地学习,骑牛在路上的时候也要在牛角上挂着《汉书》捧读,被杨素撞见。杨素十分惊奇,骑马在牛后跟了好久,然后才上前询问,与其交谈一番之后,大为惊奇,立刻将他引荐给自己的儿子杨玄感认识,并很实诚地对儿子告诫道:“你的识见水平跟李密比,差得老远了。”
  在杨素的撮合下,落魄青年李密青云直上,跟朝中一号大员的儿子交上了朋友,一身本领也算找到了用武之地,这为日后杨玄感“干大事”(造反)也算提前找了一个好帮手。
  在被杨素提携过的人当中最邪门的当属封德彝,这人跟李靖一样,年轻时也曾得到杨素的一再垂青,史载杨素向来自负才势,对朝中很多同僚正眼瞧都不瞧一眼,但唯独对愣头青封德彝十分赏识,不但对其“降礼赏接”,整日与他“论天下事,衮衮不倦”,还将一个侄女嫁给他,最后对他下了一句跟李靖类似的评语:封郎终当会坐上我这个仆射的位子的。
  哪知这句话不但成了鼓励封德彝奋发向上的动力来源,甚至还救过他一命。封德彝参加了隋炀帝征讨辽东的战役,坐船从海路出击,半路上他乘坐的那艘船出了意外,全船的人都落水而死,只有他有幸捡了一条命回来。据说他落水后抱住了一块木板,随浪漂浮在茫茫大海上,但不久即力气用尽,陷入绝境,就在他几乎就要放弃的时候,突然想起杨素对他说过的那句话,猛然警醒:我将来是要当仆射的人哪,怎能阴沟翻船死在这种地方?
  就好比旧时代很多传奇性人物遇险前不甘心的说法一般:算命的说我将来会大富大贵呢,哪能那么容易死了!处于绝境中的封德彝正是靠着这句话作为信念的支撑,坚持了下来,即使前胸随着波浪起伏跟木板相互摩擦皮开肉绽,甚至都露出骨头,依然拼死咬牙死死抱住不放,最终等来救援,捡了一条命回来。
  大难不死的封德彝后来果真如杨素所言那样,作了唐高祖李渊的右仆射。

  得到杨素赏识的几位青年,日后皆是一时才俊,隋末风云人物李密就不必多说了,官至宰相的封德彝也勿需再提。其他几位如李靖,其作为武将的成就还远在杨素之上,甚至被看作是与白起、韩信这两位前辈并列前三名的中国史上超级名将。
  被杨素捉奸在床却意外人财两得的李百药,在大唐贞观盛世大规模修史之时,独自承担起《北齐书》的修撰工作,这本著作后来位列二十四史之一,李百药也算不朽了。

  若说世界上伯乐太少,也不尽然,至少隋唐之际的杨素可算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