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八卦] 明朝公主的悲惨生活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61
23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1:23:19
娶个公主当老婆,那是童话;娶个老婆当公主一样看待,那是神话;娶个公主一样的老婆,你居然还能熬下去,那是谎话;结婚娶妻和公主这个词沾边的,十个有九个不轻松,这是大实话。

       在大明王朝,公主和驸马的婚姻生活,真正儿是个大笑话。我们通过《万历野获篇》来揭示明朝公主和驸马的悲催生活。

       不可思议:

       驸马爷人选可以随意换

       我们就不从整个明朝的公主驸马生活展开话题了,事实胜于雄辩,就截取几个例子来看看实际情况吧。且说大明朝弘治八年,即明孝宗时期,公元1495年,明朝的德清公主,即明孝宗的姐姐,将要下嫁给袁相。这袁相是何许人?状元?非也;将军?非也。抑或唐伯虎那样的才子?非也。

       《万历野获编》第五卷交代,袁相是个“富民”,有钱人,至于具体是从事哪一行的,史书也没有交代。不仅是史书没有交代,连皇帝皇后那边也没有交代,那这驸马是怎么选上来的呢?

       贿赂太监当驸马

       这选驸马的业务外包了,由宫里头的太监包揽这一项业务。德清公主的婚姻,是由当时的内官监李广一手操办,李公公怎么去选驸马,毫无技术要求,也没有量化标准,有个叫袁相的富户,花了一大把钱贿赂李公公,居然就成驸马人选了,这等于是把公主给卖了,而收钱的是太监李广。太监对公主的婚姻不负责也就罢了,皇帝居然也不为公主的婚姻负责,也不细细询问一番,没听说明朝的皇帝忙成这样的。

       还好,皇上不负责,太监不负责,但朝廷的官员敢负责,眼看袁相和公主的好事就要成了,幸亏有官员上书揭发李广的猫腻,说这驸马爷是花钱打点上来的,“婚期有日矣,为科道官发其事”,明孝宗总算醒了一回,听说太监对皇家闺女这么不负责,怒了,一道圣旨下去,勒令重新选驸马。

       按照我们的理解,李广这是犯了欺君之罪,这应该是掉脑袋的事吧?李广犯下如此大罪,居然没事,只是拿一个地位更低的太监萧敬处置了事。李广这个罪魁祸首安然无恙。

       明孝宗是一位勤于政事的皇帝,不仅早朝每天必到,而且还设置午朝,是个很用心的皇帝,难道就抽不出一点时间关心一下姐姐的终身大事?费解!

       公主错过帅哥

       德清公主还算是有惊无险,最终还是嫁了个如意郎君。明孝宗的女儿永淳公主就“杯具”了。明孝宗死后,明世宗嘉靖六年,公元1527年,明孝宗的女儿永淳公主也要嫁人了。明世宗还是蛮负责的,为妹妹亲自圈定了一个名为陈钊的夫婿,这个陈钊当时在候选人名单上排第三名。然而,大臣余德敏上奏,揭发说陈钊家里有遗传病史,而且陈钊的老娘不是陈家的原配,是再婚嫁到陈家的妾。

       紧接着,又有大臣辩护说:余德敏胡说八道。在这种无所适从的情况下,为了妹妹的幸福,明世宗只好使用排除法,将陈钊从名单上剔除出去,着令再选。

       又有两个人选浮出水面,一个是谢诏,一个是高中元。谢诏模样还过得去,高中元则是个小帅哥。永淳公主看上了小帅哥。然而,皇太后介入了此事,她可能觉得小帅哥不可靠,还是谢诏老成,于是定下谢诏为驸马。结果如何呢?新婚之夜,揭下帽子一看,驸马爷原来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连个发型都做不了。永淳公主想着那个高帅哥,当然对眼前的这个很不满意。

       这事就传到民间去了,还产生了一首名为“十好笑”的歌谣,其中一句唱道:“驸马换个现世报”。当然,这也是一种歧视,谢诏虽然头上缺少点,但人品不错,而且有福气,《万历野获编》说他“富贵者四十年”。

       骇人听闻:

       用公主来为病人冲喜

       更悲惨的是明神宗的胞妹永宁公主,在万历十年即公元1582年下嫁,选中的夫婿是京城的富家子弟梁邦瑞。这梁邦瑞身患恶疾,来日不多了。昧尽良心的太监冯保收受了冯家几万两银子,居然将来日不多的梁邦瑞选为驸马。而且这梁邦瑞的身子骨如何,已经不是秘密,大家都在为永宁公主的幸福捏一把汗的时候,当时的首相张居正居然也坚持冯保的这个决定——“首揆江陵公(张居正,因为其为湖北江陵人)力持之”。

       皇帝和太后也太不管事了,居然也就把个娇滴滴的永宁公主嫁过去了。新婚之夜,惨不忍睹,新郎梁邦瑞居然口鼻流血,沾满衣袍,无法行礼。没心没肺的太监居然还说:新郎流血,这是红色吉兆啊——“宫监尚称喜,以为挂红吉兆。”这语气,敢情是把公主当成冲喜的。永宁公主嫁过去几个月,夫婿就死了,可怜大明公主嫁人,连夫妻之实都没有,几年后,永宁公主抑郁而终。《万历野获编》的作者沈德符忿忿地说:冯保的罪孽比李广还要大十倍。

       这事情,不能不说张居正没有一点责任,在张居正死后,明神宗抄张居正的家,其家属流放的流放,甚至张的老母还惨遭饿死,是否跟此有关呢?

       哭笑不得:公主夫妻见面要经管家婆首肯

       明朝公主下嫁,要带一个老宫人管理家中事务,这个老宫人就叫“管家婆”。管家婆可不是佣人下人,而是管理人,可以视驸马爷为奴隶——“蔑视驸马如奴隶”,哪怕是对金枝玉叶的公主,一举一动也受管家婆的限制。

       前面所说的驸马梁邦瑞,其早死固然跟身体素质有关,其实也和管家婆索要钱财不成,故意惹梁邦瑞生气有关系。

       《万历野获编》第五卷记载寿阳公主与夫婿冉兴让的悲惨故事,然而,史书所载冉兴让所娶公主为明神宗的女儿寿宁公主,应该后者为确。在一个月夜,寿宁公主宣夫君冉兴让见面,一时忘记要向管家婆梁盈女打报告这道手续。管家婆当时正在与太监赵进朝饮酒,听到公主夫妻未经允许就私自见面的消息,马上冲进公主房间,将驸马冉兴让揪出来,一顿狂殴;公主护夫心切,出来劝解,居然也被管家婆责骂。寿宁公主“悲忿不欲生”,准备第二天入宫里头向母妃申诉。结果梁盈女恶人先告状,而且还是添油加醋地告状。

       管家婆摧残公主和驸马

       寿宁公主第二天真的入宫申诉时,事情已经定调,没了翻身的机会,其母亲已经“怒甚”,拒不见公主。真闹不清这些皇妃,成天相信外人家的话,而对自己的亲生骨肉,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这条路走不通,驸马冉兴让也有一手准备,他写好申诉信,准备入朝喊冤,直接闹到明神宗那里去。幼稚的驸马爷,哪里想到那位和管家婆一起喝酒,名叫赵进朝的太监,早已经在路上布好埋伏,一等驸马爷出现,数十个打手便一涌而出,将冉兴让揪到内廷,又是一顿狂殴,打得驸马“衣冠破败,血肉狼藉”。

       冉兴让狼狈地从长安门跑出来,结果呢?他的轿夫也已经被太监们打散了。没了抬轿的,驸马只好披头散发,光着脚丫徒步回到府邸。

       小夫妻俩正准备再到明神宗那里申诉,可是他们丧失了最佳战略时机,一步被动就步步被动,第二天,皇上的圣旨下来了,将驸马脱去蟒玉袍,反省三个月,并且不给任何解释机会——“不获再奏”。至于赵盈女这个恶管家婆,只作了另外安置的处理,打人的太监,一个也没有处理。这道圣旨是不是明神宗下的都难说,他老人家连上朝的心思都没有,估计懒得管这档子事。冉兴让倒霉到底,后来被李自成所杀。

       可怜公主和驸马,有人管却没人疼,有人治却没人爱。当公主的和娶公主的,都不轻松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