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八卦] 希特勒如何从捷克强夺苏台德地区?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85
20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1:23:16


希特勒如何从捷克强夺苏台德地区?



作者:兰台




引言:希特勒如何将德裔人口占多数的捷克苏台德地区强行吞并进纳粹德国?
(德军开进苏台德地区)


前因:奥匈帝国变成碎片 苏台德德裔受欺压
所谓“苏台德”地区是指捷克摩拉维亚北部边境的苏台德山脉所处的地带,由于这个地区是捷克境内日耳曼人的主要聚居区,所以“苏台德地区”是泛指了捷克境内所有日耳曼人的聚居区,这个区域包括了捷克和斯洛伐克大半的边境地带。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几百年里,这个地区一直归属于奥地利以及后来的奥匈帝国统治下的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奥地利著名的拉德斯基元帅(老约翰施特劳斯为其谱写过《拉德斯基进行曲》,这个曲子现在依旧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保留曲目。)和施瓦岑贝格亲王卡尔·菲利普(莱比锡会战中打败拿破仑的联军总司令)都来自这个地区。
一战结束之后,奥匈帝国被肢解,苏台德地区随同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被划归了新国家捷克斯洛伐克。这样造成的结果是三百多万讲德语的日耳曼人从奥匈帝国的主体民族,下降为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少数民族。1918年11月捷克军队占领了以德意志族人为多数的地区,不顾当地居民的反对,在圣日耳曼条约中苏台德地区被划分给捷克斯洛伐克。按照1921年的统计数字,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德裔人口有312万,占人口总数的23%,是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之后的第三大代民族。
捷克人与境内的日耳曼人自古就有冲突,加上长期被奥匈帝国所压迫,捷克斯洛伐克建国之后,国内充满了对苏台德地区日耳曼的仇恨与敌视,土地被掠夺,求学、工作被歧视,救济品得不到公平的分配。
德裔与捷克人之间的恩怨,在文学中也可窥见一斑。捷克著名作家赫拉巴尔,写过一本小说《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前几年被拍成同名电影。小说背景恰好覆盖了二战前后的几十年。主人公是个小个子,娶了苏台德地区的日耳曼女孩。初次见面的时候,小个子说:“捷克人对那些可怜的日耳曼族大学生的欺辱实在太可怕了,我在民族大街亲眼看见捷克人脱下日耳曼族大学生的白袜子,还撕破了两名日耳曼学生的褐色衬衫。”女孩说:“我们的领袖不会听之任之。”当然,她的领袖不是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而是希特勒。
曾任捷克斯洛伐克总统的爱德华-贝奈斯说,解决民族矛盾的妥善办法,就是逐步迁走所有的德裔人口。在《我曾伺候过英国国王》中小个子任职的巴黎饭店,侍者们总是让德裔客人难堪。不仅如此,整个社会都在抢占日耳曼人的土地,工作、救济、分配上也有诸多不平等,这的确令捷克的德裔感到痛苦无望。
不能说是捷克自己把苏台德推向“第三帝国”的怀抱,但是捷克人盲目的民族主义确实给希特勒在“回归帝国”的口号下制造的“苏台德危机”提供了机会和口实。
潜流:捷克政府区别对待 地区领袖争取自治
1929年起,经济危机开始在全球蔓延,各地区的经济状况不容乐观,捷克斯洛伐克也难逃厄运,失业人数与日俱增。但是,与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其他地区相比,苏台德区的经济损失更大一些。随着经济危机的到来,国外贸易市场迅速缩小,这对严重依赖国外市场的苏台德德意志人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据统计,1929年苏台德区的失业人数为41600人,至1933年,达到738300人。
面对这样的局面,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采取了救助措施。从1930年起,每年通过根特机构向失业人口发放失业保险金,近三分之一的苏台德失业人口都从这里得到过救助。另外,政府还向濒临破产的德意志银行发放国家贷款,帮助这些银行重建。
布拉格政府称“我们的救助只看需要,不分民族”。尽管如此苏台德区的失业率还是远远高于捷克地区,这除了跟经济结构有关外,跟捷克斯洛伐克地方政府的一些做法不无相关。在捷克斯洛伐克,很多工作需要要通过语言检测,尤其是在捷克地区,只有说捷克语的人才可以被录用,这无形中让坚持说德语的德意志人失去了很多就业机会。有记载声称,1933一1935年间,德意志人在邮政工作岗位上失业人数高达7800人,而政府却把相关职位给了捷克人。因此,苏台德德意志人纷纷抱怨政府在经济危机期间没有妥善处理好民族关系,民族主义情绪愈发严重。
在经济危机席卷苏台德地区的情况,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对传统的左右翼政党均表达了失望情绪。传统苏台德地区德意志左翼政党一直认为应该在承认苏台德地区属于捷克的基础上为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争取权利,但是经济危机中捷克政府偏袒让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对传统的左翼政党彻底丧失信心。
然而,此时右翼政党也极不可靠,因为支持右翼党则意味着在捷克境斯洛伐克有可能发生战争,这将会给德意志人带来更大的损失。而且,德国工业发达,并入德国后,苏台德区的工业将会面临巨大的竞争,这是苏台德区的德意志人不愿意看到的。
此时,一个新的政党苏台德德意志人党的出现,给正面临经济和政治双重危机的苏台德德意志人带来了新的希望。
苏台德德意志人党党魁克洛德·汉莱因现在被描绘成一个狂热的纳粹分子,但事实上他母亲是捷克人,他拥有一半捷克血统。他最初是以右翼保守派的面目出现在苏台德政治舞台的。他并不主张与纳粹德国合并,他只希望捷克政府可以答应苏台德地区高度自治。
汉莱因曾表示:他不会与前苏台德纳粹分子达成任何秘密协议。在一次讲话中汉莱因说道:“我们相信,法西斯和纳粹党在他们想要兼并的地区己经失去了存在的条件,我们永远不会放弃无条件的尊重个人权利。”德国驻布拉格大使科赫在向政府的报告中提到道:“苏台德德意志人党的政治倾向不是我们所预料的那样倒向德意志第三帝国,而是在偏离它。”
甚至在1935年12月份,克洛德·汉莱因访问英国时对英国记者表示“纳粹党所倡导的‘泛德主义’无论对于苏台德德意志人还是捷克人都是一场灾难,这将严重威胁到世界和平,把德意志人从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分离出去既不现实,也不可能。”
英国政界对克洛德·汉莱因也印象颇佳:“汉莱因,一个在狂热的法西斯浪潮包围下依旧能够保持独立自主的领导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酝酿:纳粹德国强势崛起 捷克政府一再让步
1936年德国在莱茵区的惊人成功使世界局势发生了全面变化,这种变化影响了德国与大多数国家的关系,捷克斯洛伐克也不例外。
莱茵区的重新军事化就是德国向中欧和东南欧推进的明显预兆,西欧各国没有对德国做出强有力的反应,更加助长了希特勒嚣张的气焰。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重新估计了他们的处境:希特勒将先对奥地利采取行动,然后转向他们。
事态的发展证明这种估计既合乎逻辑又很准确“1935年汉莱因赴英,使捷克斯洛伐克的少数民族问题越出德捷两国范围,逐步走向国际化的范畴”英国的态度使捷克斯洛伐克感到沮丧;尽管汉莱因一再强调其忠于布拉格政府,也难以消除贝奈斯等领导人的疑虑,他们担心德国的目的很可能会在民族自决口号的背后成功地掩盖起来。因此,或是出于回应英国政府的压力,或是出于安抚其境内的德意志人,捷克斯洛伐克越来越倾向于作出相应的让步。
1937年2月出台的“布拉格政策”规定:允许德意志人按比例参加捷克斯洛伐克的公共服务(PublicseI.vice);在德意志人居住的地方以社会福利为目的发放公共开支,并用德意志人的合同取代政府合同;在德意志人居住区,德语将和捷克与一样成为宫方语言。
这一政策是布拉格政府首次向德意志人做出的实质性妥协,但不但没有满足苏台德德意志人党关于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获得完全的自主权的要求,而且也让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更加崇拜希特勒以及感谢纳粹德国,在他们看来布拉格的让步完全是建立在纳粹德国强大的基础上的。
与此同时,苏台德德意志人党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是因为德国在莱茵区的惊人成功使得苏台德地区倾向于纳粹的德意志人日益增加,而纳粹分子更倾向于加入德国,而非高度自治。尤其在1937年4月布拉格否决了克洛德·汉莱因关于把苏台德地区建立成一个名义上隶属于捷克的国中之国的提议后更是如此。
其次,随着德国经济迅速复苏,捷克经济持续低迷,克洛德·汉莱因以及德意志人党在资金上越来越依赖德国资助,他在1936年的一次讲话中明白无误的表明了这一点:“我宁可因为与德国合作而被憎恨也不愿意因为憎恨德国而得不到任何好处。”
最后,纳粹德国党卫队与希姆莱开始更多介入到德国对外事务中来,1936年,希姆莱完全控制“境外德意志人办公室”后,苏台德德意志人党完全纳粹化已经不可避免了。
冲突:德裔闹事政府镇压 英法妥协德国强占
“本人决不愿在德国的心脏地带出现第二个巴勒斯坦。可怜的阿拉伯人既手无寸铁又遭唾弃。身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德国人既不会手无寸铁,也不会遭到唾弃。人们应该注意到这个事实。”……“如果这些受折磨的人得不到权利和帮助,他们将从我们这里得到。”……“我再也不能容忍让捷克人管束350万德国人了!”……“如果此事竟影响或破坏我们与欧洲各国的关系,我们表示遗憾,但责任并不在我们这边!”
1938年9月12日,希特勒在纽伦堡纳粹大会闭幕仪式发表的煽动性演说在苏台德地区引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和骚动,9月13日,本就已按捺不住的苏台德德意志人,在希特勒纽伦堡讲话的鼓励下,纷纷走上街头,邮局!火车站!警察局等官方建筑物先后被他们占领“13日中午,苏台德许多地区的骚动己发展到了极为严重的程度,捷克人和犹太人的商店均被砸坏,捷克警察也遭到袭击,道路两旁公然贴起了纳粹符号。面对如此混乱的局面,捷克斯洛伐克不得不宣布在苏台德地区实行军事管。
9月13日的群众叛乱虽然没有使布拉格惊慌失措,却吓坏了巴黎和伦敦。
1938年9月29日在尼黑举行了著名的《慕尼黑会议》,捷克斯洛伐克和苏联没有参加;会议决定答应希特勒的所有要求,唯一的更改是作出若干保全面子的规定:德国对苏台德区的占领应分阶段进行,边界的最后划分应由一个国际委员会来决定。
根据慕尼黑协定,苏台德区从10月1日至7日逐步由德军占领;另一些“德意志特征最强的领土”将由国际委员会确定并由德军于10月10日占领;所有割让区的设备一律无偿移交德国。10月1日,德军首先从南面进入捷克境内,开始占领第一区域。10月2日,另一支德军从北面进入捷克境内,开始占领第二区域。10月3日至5日,德军第16坦克军在古德里安的指挥下,从西面向东进占最大的第三区域。10月5日,在德国的压力下,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贝奈斯宣布辞职,随后流亡国外,其职位由年老体衰的艾米尔·哈查继任。到11月20日为止,捷克斯洛伐克总共被迫割让给德国2.8万平方公里领土。此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实际上己经成为了一个肢体残缺、防务荡然无存、主权沦丧的国家。
梦魇:“回归”之后并不美好 二战结束反受其害
“回归”德国后的苏台德德意志人的生活并非他们想象中那般美好。政治上,波希米亚一摩拉维业保护国受德国的严格控制,被认为是战时的临时政权。它既不是德国的一部分,也不是大德意志帝国的一部分,在关税和货币方面同德国和大德国分隔开,但它是大德国势力范围的组成部分。受保护国的这种特殊性质也反映在其长官的地位或权力上。1939年3月16日在希特勒颁发关于建立受保护国的法令中规定,康斯坦丁·牛赖特(KO:stantinNe盯ath)为受保护国的总督,是希特勒的直接下属和唯一代表。但他的权利却很有限,像交通!邮政!电报和电话之类的行政事业不归他管理,德国政府在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设立的行政办事处,也不受他管辖。
经济上,保护国内的德意志人与捷克人一样,需要处理经济管制下的大部分琐碎工作,并负责执行各项经济措施,但是这一切都要在德国人的直接监督下,有时一还在他们的直接管制下进行。保护国军火生产部专门负责军备生产,1944年起,兼管消费品的工业生产。由于劳动力的缺乏,德国政府经常强迫本地居民充当劳工,为此,德国人还按照本国的方式组成了强制性的社团组织,从而保证了他们对此部门的控制。在食物供给方面,这一地区的大部分粮食都被希特勒用于德军的战时军铜,所以德意志人和捷克人一样必须严格遵守战时的配给供应制度“由于食物短缺和艰苦的劳工生活,使此地区的德意志人失望情绪盛行。思想上,纳粹重视使占领区的思想同纳粹的政治目标协调一致的工作,经常向这一地区的德意志人展示他们的“文治武功”,灌输纳粹思想,使其尽快融入到德国社会,为纳粹服务。
此外,随着德国战事吃紧,希特勒征集了大量苏台德德意志人到前线去,据统计,35万左右的苏台德德意志人在战争中服役并做出了巨大牺牲。
到了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苏联人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这个时候才是苏台德地区日耳曼人真正噩梦的开始。根据战胜国的协定以及捷克总统的命令,苏台德地区的日耳曼人被没收全部财产,强制遣返回德国。捷克人在巨大的复仇心理驱使下,对苏台德地区的日耳曼人实施了暴力掠夺和武力驱逐,数以万记的日耳曼人被赶离家园,逃向易北河对岸的德国。而河对岸的美军禁止他们靠岸,无奈之下他们又返回原住地,但捷克士兵又将他们赶下冰冷的易北河,试图爬上岸的人遭到机枪扫射,很多人当场丧命。这样的暴力驱逐被后来有秩序的移民所替代,根据捷克官方的统计大约有223万人被驱逐,迁徙过程中死亡2.4万人,失踪6.2万人。时至今日这些被驱逐的人们依旧没能重返家园,讨还故土和财产的游行仍然在年年举行。
本文来自互联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