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八卦] 汉武帝晚年为何会逼死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50
24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1:22:47
暴雨将至,长安笼罩在一片压抑之中。

太始元年(前96年)春季,贯穿于卫霍与李氏一族之间绵延几十年的恩恩怨怨中的奇葩见证人——因盱将军公孙敖,在上奏报告使得李陵屠族之后几个月,因为妻子被控“巫蛊”,自己也被腰斩,继而屠族。

匈奴输入的看不见的真凶是病菌,看得见的则是巫蛊——一种鬼神迷信活动。

巫蛊流行于西汉,究其形式,做一个偶人要么扎针,要么埋在指定地点上,再配合咒语完成对仇家的诅咒。当初寂寞失宠的陈阿娇便栽倒在这个把戏上。

这种神秘主义的把戏对于深闺之中的妇女有莫大吸引力,如同秘密传教都要走寡妇路线一样,也如同今日电视传销都对准了寂寞主妇一样。总之,时隔几十年后,巫蛊作为一种当时并不能精确阐述原理的莫须有武器,又一次登场了。

年过六旬的汉武帝身边的宫廷政治圈就好像一个压力锅,在暗暗积蓄着能量,等待着那场注定将会到来的大爆炸。

公孙敖只不过是这个压力锅上的引子,压力锅内正是帝国辉煌时期形成的以外戚卫氏家族为核心的利益集团——上至太子、太后、三公九卿,下至部曲、门客、贩夫走卒。自从大将军大司马卫青去世后,纵然主人万般洁身自好,可无奈自家的阿猫阿狗太多了,于是该来的还是要来。

太始三年(前94年),钩戈夫人赵婕妤为62岁的汉武帝生下了皇子刘弗陵。事后看来不过是在压力锅下添了一把柴火,可被一众守候在压力锅边的小角色们一顿煽风点火,只等那一触即发的爆炸之声了。

征和元年(前92年),有持剑匪徒闯入建章宫,直面汉武帝,后弃剑遁走,长安封锁十一日搜人而不得。也是在这一年,时任丞相公孙贺,为了从监狱中捞出涉及嚣张跋扈以及贪污暴敛等诸多罪名的坑爹儿子公孙敬声,凭着几十年的服侍之功,乞求汉武帝,以献上被中央政府重点通缉的大游侠朱安世为条件,来交换儿子公孙敬声的性命。

韩信当年向高祖卖了钟离昧的人头,结果自己族诛。汉武帝同样批准了公孙贺的请求,公孙贺果断卖了朱安世的人头。朱安世也说得很实在:“你卖了我一个,你就要被族灭了。”

随后朱安世入狱,入狱之后揭发了各种贵族圈子里的秘密,包括公孙敬声不但私通卫子夫所生的阳石公主,而且在长安御道之上埋藏了木偶,诅咒皇帝。

征和二年(前91年),犁庭扫穴的“巫蛊大案”正式爆发。正月,一番调查属实之后,救子不成的公孙贺不但赔上了一条老命,而且果然搭上了全族性命,包括卫子夫的姐姐卫君孺。随后李广利的儿女亲家、中山靖王刘胜之子刘屈氂接任了丞相。

闰四月,卫子夫所生的两个女儿诸邑公主、阳石公主,以及卫青之子卫伉全部涉案,审理完毕后被处决。

七月,直指绣衣使者江充持节进入卫太子宫内彻查巫蛊木偶,企图嫁祸于太子刘据。太子党众以汉武帝卧病生死不明为由,用秦扶苏的事情说服了刘据,簇拥刘据斩了江充等使者,于长安城内起兵谋反。

消息传到甘泉宫,已经被巫蛊木偶搞得寝食不安的汉武帝倒是处乱不惊,只是说:“太子是被你们整得害怕了,所以杀了江充。没大事,去持节召唤太子吧。”

结果使者早已惊慌失神,到了长安,没敢进去,返身报告太子已经谋反,还谎称太子要杀掉自己。这一下,把汉武帝激怒了。

丞相刘屈氂听闻消息,更是吓得丢了印信,一路慌张地逃出长安,让长史驰奔甘泉宫向汉武帝汇报。

汉武帝问长史:“丞相干啥呢?”

答:“丞相在封锁消息,但不敢擅自行动。”

汉武帝吼骂:“事儿都已经这样了,有什么好封锁的?一点周公旦的风范都没有。”

这才诏令刘屈氂:“格杀勿论,自有重赏,用牛车堵塞道路作战,不要肉搏以免杀人过多,关闭城门不要漏掉一个叛匪。”

随后汉武帝亲自返回长安,进驻城西的建章宫,征发三辅军队及关内两千石以下将领,由刘屈氂指挥。调不动北军的刘据让囚徒如侯持节征调长水、宣曲两地的胡人骑兵,正好遇到汉武帝派去的侍郎马通。

马通追斩如侯,率领两地骑兵驰援长安。另一路大鸿胪商丘成也征发了附近的水军,加入刘屈氂的平叛队伍。因为太子刘据的符节也是红色,汉武帝下令所有红色符节上一律加黄缨。

就这样,太子众与刘屈氂所部在长安对峙十数日,原本加入太子众的长安平民根据坊间消息,逐渐认为太子谋反,纷纷转入刘屈氂的队伍中。随后,双方混战五天。

七月十七日,卫太子由长安南城覆盎门逃走。两千石的司直(前118年设立的副丞相职务)田仁把守此门,他是豪杰田叔的小儿子,也是跟随大将军卫青出击匈奴起家的,所以放走了刘据。宗正刘长与执金吾入宫收缴皇后印信,卫子夫自杀。

刘据出逃之后到了湖县,躲在一处以织卖草鞋为生的平民家里。听说湖县有自己的一位旧部,很是富有,便派出属下前去借贷。消息走漏之后,八月八日被地方官军包围,刘据自缢而死。

山阳平民张富昌踹开了房门,新安令史李寿抢先抢下了刘据的尸体,庇护刘据的平民在与官军的格斗中被杀,刘据的两个儿子也同时遇害。卫氏、公孙氏全部灭族,围绕在太子刘据周围的这一拨政治势力全部被拔除干净。

至此,除了丞相刘屈氂之外,平叛有功而封侯的共五人:大鸿胪商丘成奋战有功,捕获张光,封秺侯,晋升为御史大夫;侍郎马通捕获太子使节如侯,封重合侯;长安平民景健,追随马通,捕获太子太傅石德,封德侯;李寿封邘侯;张富昌封题侯。而放走太子的田仁被腰斩,阻止丞相刘屈氂阵斩田仁的御史大夫暴胜之自杀,被定性为紧闭营门、首鼠两端而坐观成败的北护军使者任安(即太史公《报任安书》的那位)被腰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