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八卦] 古人的选美比赛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9661
17 0 C站 发表于 2017-3-15 20:52:54
眼下是全球化的消费时代,商业离不开情色,情色离不开商业,商业和情色,都离不开美女,消费美女,最市场化,获利最多,也最热闹的途径,是选美。选美,符合当下眼球经济的种种要件。显然,明白个中道理的,不在少数,所以,各种选美、选秀,变相选美、选秀,就变得令大众应接不暇,多到轻易数不过来的地步。现在的选美,据说是跟洋人学的,其实,这一套,中国的古人也懂,而且早就操练过不知多少次。

    选美,不管招牌怎样打,有多少华丽甚至道德化的由头,归根结底,是要秀出女人的容貌和身体,越是是男人感兴趣的部分,越是讲究。其实中国的古人也是如此。只是,在缠足的时代,对于中国男人,尤其是那些有头有脸的男人来说,女人最有吸引力,最性感的部分,既不是脸蛋,也不是今天所谓的三围,而是一双莲足,即小脚。用晚明风流才子李渔的话来说,抚摩一双可意的小脚,“觉倚翠偎红之乐,未有过于此者。”无论翠还是红,都抵不上一双小脚。在民国间小脚文化和逸事集大成的《采菲录》上,有人将男人把玩小脚,分成用耳、用眼,用鼻、用口、用手、用足,用肩,用身体,乃至用男人那话儿,其中用手,就有二十六种玩法。那时节,男人逛窑子,首先奔的就是妓女的小脚,清代所谓出名妓的地方,一个大同,一个陕州,名头之所以响,关键在于这两个地方妓女脚小,而且“柔若无骨”。稍微像点样的人家娶媳妇,遣媒问亲,首先看女方的一双脚,脚大了,任脸蛋再好,三围再合比例,也嫁不到个好人家。

    因此,古人的选美,是比脚,所谓赛足会,又叫晒足会,晾足会,莲足会,等等不一而足。这种比赛,据说在明代正德年间,就是那个游龙戏凤的明武宗在位的年代,就有了,以山西和直隶两地最盛,或六月六,或元霄节,庙会、集市之上,士女云集,或围坐于空场,头上蒙着盖头,或坐于车中,或在家里坐在门首,总之,众美女的脸可以不给人看,但都要把自己的尊足亮出来(当然穿着鞋袜),供游人点品,评题,最后,由看够了小脚的众男人,民主商议,定出状元、榜眼、探花,优胜者,从此名传遐迩,如果未嫁,那么肯定身价百倍,媒婆盈门。不过,据李渔讲,经过他朋友的亲自体验,还是山西的美女,确切说是山西的小脚,要胜于直隶,“晋优于燕赵”,多少有点令我们的河北人,感到气闷。

    过去的赛脚会,每每使得当地的缠足之风愈演愈烈,越来越畸形。在街头巷议的嘁嘁喳喳中,即便是乡下农民,也越来越在乎女人的脚,宁可娶来媳妇干部动活,也非小脚不可。天下父母,即使心痛女儿,也得逼女儿缠足,所谓痛女不痛脚,痛脚,意味着害了女儿一辈子。南方的妇女,不缠足者还有生存余地,而在这些地方,只要是女孩,就都难以幸免,赛脚会的背景音,是千百万女童缠足时的惨叫声。

     西方的选美,是二战以后的事情,而中国这种事,历史可以追溯到在明朝中叶,到了清朝,不仅有面向良家妇女的赛脚会,而且还有了针对妓女的“花国选举”,不惟品足,而且评参赛者的才艺,当年看赛和参赛的,都一样踊跃,一点也不让今日之靓男俊女,看客闲人。因此,追根溯源,选美,本是国粹,咱自家的东西。别的不管,就这点事,本是洋人学咱们,不是咱学他们,理所应当,能给今日民族主义的斗士,添点民族自豪感。

     诚然,以今天的立场来看,我们过去的选美,一大群男人围着被裹在长长的裹脚布里、脚趾折断、畸形了的小脚,蜂簇蝶绕,如痴若狂,入神之处,还摇头晃脑,文思泉涌,未免有点变态。但是,我们要清楚,今日这种感觉,其实是洋人多年灌输的结果,多年的欧风东渐,也伴随着西俗东来,人家是胜利者,咱不得不服,结果一来二去,我们就从欣赏小脚,变成了喜欢丰乳肥臀,乃至女人的大嘴。其实,在本质上,低头流着口水看小脚,跟仰头、流着口水看T台上穿着比基尼的女郎,没什么不同。

     选美无论古今,说到底,都是男权话语下的一种特殊的商业运作,市场消费。女性作为被消费的对象,在这个热闹中,固然乐在其中者大有人在,但只要进入这个消费过程,女性作为人的属性,就已经淡漠了,成为一种可以给操办者带来好处的“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站::御宅天堂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